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洪中心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圣江】捉妖记(章八·立春)——故乡几千里【完结】

自除夕大明宫后殿一事以来,宫内宫外再度传闻四起,有的说只是演给皇帝的助兴,有的说是妖孽作祟,被玄奘法师亲手降服了。还有的说驱傩阵势真的召来了玄黄,是大吉兆。初一开始的香火就一直持续到了十五依旧旺盛不断。

悟空将那与江流儿无二的孩童身体带回寺里安顿,也不知玄奘对太宗皇帝说了什么,又用了什么手段,尽管寺外尚有传闻,幸始终无人前来叨扰。


“这小童曾对徒儿有再生大恩。”

玄奘问悟空为何执意带孩童回寺时,悟空如是说。

只是那孩童像是死了一般,山墙倒得彻底(注1),却尚有些温度。


悟空说,这孩子也是个江流儿(注2),巧许与师父一般乳名,也是个和尚,曾在五行山下偶然放他出山。

悟空说,这...

【圣江】捉妖记(章七·除夕)——心魔

腊八至除夕不过数日光景,冬日寒冻,寺里寺外的年味愈加喜庆,悟空一眼看过去,红红黄黄的春联福字,回廊也挂上了灯,来讨喜气的香火客多了起来,寺内的大小香炉自入腊月来一直袅袅,不少贵人甚至求见玄奘托门路,只为预留一炷初一的头香。

腊月二十六,宫里差了三架车辇,迎玄奘前去参加除夕驱傩,尽管来迎的总管百般暗示,玄奘依旧执意将悟空带在身边。悟空是玄奘最大的心腹,此间玄妙,太宗岂非明知,见到师徒二人,彼此间早已心领神会。


岁至除夕当夜,大明宫殿前排场已经妥当,各路皇族贵戚,朝臣名仕齐聚,歌舞升平,美酒珍馐,一派欢腾之色。

玄奘随亲臣皇子一众进了正殿。且看其面如平湖温玉,眼似明月繁星,眉间一点朱砂,...

​【圣江】捉妖记(章六·大寒)——大智若愚

腊月初一于太常寺造次的妖孽,已被钦天监正大人亲自手刃,罹难者也在朝廷势力下妥善安排。大明宫鬼魅收人一案应就此圆满。

“只是在下觉得,此事未完。”


尸房里本就阴森,一两盏烛火之下更有些恐怖渗人,而站在尸体前一一查看的皂衣道士却面似无物。身后的人也不露惧色,拿着拂尘跟在后面平声对话。

“妖孽虽除,但此妖无形有势。如风如雾,乃是狂厉鬼聚煞,甚是少见,在下仅听说有前朝做招魂之事时有过。武帝为了召回爱妾的魂魄,令官差根据生辰八字密谋残害了三十六位女子,其身份名命各异,乍看之下似乎并无规律,以此为线,便很快得以解。萧才人的老官,后宫里调香的札卡特(古波斯语,祭师)波斯力巴,太乐署的舞姬,青龙坊的...

【圣江】捉妖记(章五.小寒)——能净业障

箭是气禁术,咒是往生咒。

玄奘将莲花灯的碎片小心收好带回寺内,请来清水为其洗濯,置于祭台,自己著鲜洁衣,烧众名香,悬缯幡盖,歌咏三宝,读诵阿弥陀经。

佛灯小僧不过百十年的修为,本想以已身救那舞姬,却不料一同魂飞魄散。玄奘尽收眼底,忆起,又默念了几声萨皤罗罚曳(注1)

“悟空,来上一炷吧。”

悟空站在门口观雪,等着玄奘诵完经卷,听令进了屋,净过手后默默上了三柱芸香。


“师父,这般,许是徒儿造业了。”

玄奘目视他背对自己说话。

“怎讲?”

“徒儿曾令他替我护您,没成想却牵累了他的魂魄。”

“许也不是。”

“为何?”

“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那孩童也尊了教...

【圣江】​捉妖记(章四.冬至)——心本无声音自有

“师父恕罪!徒儿此番未能将那妖怪拿下!”

玄奘顿了一顿,面色不改,请猴王起身对坐讲话,猴王垂神作仰视状。

“悟空劳碌,凶吉如何。”

“师父,那收人头的鬼魅非妖非怪,是个聚煞的厉鬼,只是那煞好生厉害,恐怕来头不小,就连老孙也差点受了它的蛊。”


玄奘皱起了眉头,默念一声佛号。

“可曾伤你?”

“不曾不曾,老孙一棒过去,那妖便逃了去。”悟空嘿嘿地赔了个笑

“你我西行一路,似是不曾遇到如此鬼怪?”

“师父不必不悦,老孙虽已入了佛门,玄门之术也算通透些,待回头老孙再想想法勾它出来,再叫那太上老倌儿教上俺一两个术,拿它便是。”

“依你所观,这煞能是从何而来?”

“师父召我来那日已经...

【圣江】捉妖记(章二.小雪)——江流儿借尸还魂?!

章二.小雪

玄奘对侧房轻轻喝道:“出来说话。”语音刚落只见一灵猴走出门,来到堂前对玄奘唱个大喏,扑通跪下,大声道:

“拜见师父!”

玄奘乍一眼以为他已是出落成了佛仙。甚是大喜,忙上前扶起猴王。

“悟空请起,且让为师看看你。”

细细打量下来。取经归来一别距今不过几年光景,那与天同寿与地同存的齐天大圣自是面容不改,或许还多了几分俊俏,顶盔掼甲,相貌堂堂,更是英武不同往日,愈发神采飞扬。玄奘好生一番赞叹,夸得猴王猛抓发烫的尖耳。

师徒再会,寒暄过后,开始议及唐王所托之事,猴王生性活波,没说几句便抓起祭台上的果品来吃。


“师父,许不过是后宫的妯娌们互相寻私仇罢,何必扰了心绪。”

拿...

【圣江】捉妖记(章一.立冬)——悬疑瞎折腾向西游同人

不会取名,胡编乱造,考据一般,主推师徒。

梗是借的,观赏注意,文笔很臭,也许是坑。

糖分略少,诸君慢用,尽量不刀,OOC有。

背景设置:取经归来,木有成佛,玄奘留在金山寺,猴子回了花果山,八戒和沙僧回天宫,升职了。


章一·立冬

九月廿七。虽未有雪,已有过于深秋的冷风。

这天天子要亲率群臣迎接冬气,对为国捐躯的烈士及其家小进行表彰与抚恤,请死者保护生灵,鼓励民众抵御外敌或恶寇的掠夺与侵袭,在民间有祭祖、饮宴、卜岁等习俗,以时令佳品向祖灵祭祀,以尽为人子孙的义务和责任,祈求上天赐给来岁的丰年,农民自己亦获得饮酒与休息的酬劳。有些乡村演戏谢神庆丰收。“立冬”日杀鸡宰...

【大圣归来】小姑奶奶

傻丫头主,OOC

没CP,硬要说CP就是江流儿x傻丫头

大圣惊吓客串


法明圆寂时,江流儿已是弱冠,傻丫头也芳龄二八,正是花季。

姑娘家终究是要嫁人的,只是她从小不是跟着山野走兽玩耍,便是与那樵渔夫匠家的小子们打架,几乎毫无媚气。待到当下多少也打扮梳妆,面容说得上是十村八店里的俊俏,天资聪慧也识字阅读,只是内里性子还是一样地野。哪有人家肯看上这样无规无矩的姑娘呢?江流儿不止一次这样想过。

时逢七夕之夜,傻丫头便拉着江流儿去逛市。从灯市北边一路到香市,江流儿被她扯得乱七八糟,差点扯断佛珠。终于找到那家面具摊子,她老早就看上了那个狐喜媚,节前几日就跑到人家摊子前边盯着,生怕被别的孩...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