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露白/白露】1991

跟老爸和奶奶聊天时的脑洞,史实向,CP感不重。

扫地僧一般的谜之奶奶,不知道她年轻时是不是走遍了全世界。

玻璃渣?

OK请向下








1991年的时候俄罗斯人好像特别喜欢去白俄罗斯。

伊万坐在长途汽车上歪着脑袋摇摇晃晃,王耀正在剥橘子,看他凑过来就顺手把橘瓣塞进他嘴里,脑子里却神秘地回放出了动物园的红字标语:狗熊凶猛,请勿投食。

“娜塔家没有这么闹哄哄的,不像莫斯科,到处都是间谍、流言蜚语和黑色笑话。东西又多又便宜,非常舒服的。虽然总喜欢说结婚什么的有点可怕,可她是个好姑娘。”

这头笨熊,会被逼婚一定是非常喜欢了吧。

“嗯,在妹妹的问题上我还是挺羡慕你的。”

“诶,会吗?娜塔一见到我就把我拉去市场,一家店挨着一家店地试吃,吃到我撑得想吐还在不停地往我嘴里塞鱼子酱面包。然后又拉着我去买东西。瓦修家的巧克力、铁盒装的点心、塑料钥匙扣、毛线手套、领带夹、狗铭牌、还有便宜的革制靴子,后来没走两天就开了胶,只能扔掉。娜塔比我想得有钱,也可能是白俄罗斯物价比较便宜。她不停地买一些花花绿绿的小东西,塞满了我的大衣口袋还不停地往我手里堆…….”

“我在小的时候总是有点怕她,嗯………其实现在也是呢。每次到明斯克,都好像来到了不同城市。以前还有彩色洋葱顶的教堂,再去时又变成了木刻楞小屋,一战后建起了很多高楼,可现在又不一样啦。”

他开始伸手比划

“街道很宽,楼房又笨又重。一个没有教堂与装饰的莫斯科,完全不像女孩子造出来的地方,可她却说‘我就是喜欢这样’呢………”

 

伊万就像第一次造访明斯克一样,好奇地四下张望着,贪婪地看着那些仿佛随时都等待战火洗礼的低矮新楼,叫卖名牌假货的路边小贩,样式单调的六角路灯与鞑靼女人们颜色鲜艳的拽地长裙,步子越走越慢。路过一幢似曾相识的花岗岩建筑时,他停住了脚,依稀记得以前曾尾随上司在这里开过会,赶忙对着妹妹兴高采烈地指点:“我还记得这里哦。”

“那个是新盖的,旧的早就被炮弹毁掉了。”

得到的却是这种回答。

战争在这座城市里反复践踏了好几百年,从它诞生时起就从未息止过。曾经这里什么都没了,只剩下遍地的砖头瓦砾,可现在它又重新拥有了一切,算不上光彩照人,却也质朴坚韧。

就算烧光了荒原的草,也会有种子落尽焦土。在这种力量下,摧毁与埋葬似乎都没什么意义。

“只要我还活着,这里就能无限次复原。”

娜塔莉亚冷淡地说,挽紧了他的胳膊。

 

这里也有无名烈士墓,纪念碑前的五角星中心燃烧着淡蓝色的长明火,这里的人酿造纯正的格瓦斯,列巴店的招牌上写着俄语,地下通道有流浪艺人用手风琴演奏着苏联的红色歌曲。这里的地铁站甚至名叫莫斯科,要不是身边的女孩紧紧地勒着他的手臂毫不松懈,他还以为自己根本没走出国境呢。

伊万有些口渴,却像一个在母亲高压下变得胆怯的大男孩似的不敢开口,好在娜塔的洞察力不错,很快就看穿了他的意图:

“你以前喜欢去的那家酒馆去年停业了,不过我知道一家新店,你会喜欢那里的纯伏特加的。”

她牵引着他走过小巷,突然停住了脚步。一抹鲜明的红色大张旗鼓地刺入眼界,当街散发着喧嚣浮华的气息——一个可口可乐售货亭,设计得夸张别致,夺人眼球,连旁边的垃圾桶都做成了红色的可乐罐模样,映衬着明斯克笔直宽阔的深灰街道,显得格格不入却存在感强烈。

娜塔莉塔很少把情绪直接表现在脸上,而此刻散发出来的愠怒羞恼几乎可以凝成黑雾。

伊万的手臂被抓得发痛,只能苦笑。

“阿尔弗雷德那家伙来过啦?”

“他是不请自来的。酒馆还在前面呢,哥哥。”

娜塔莉亚只想快点拖他离开这个让她丢足了面子的地方,而伊万却定定地站在了那里。

“没关系哦娜塔,我突然有点想喝那个。”

 

他们买了两罐帝国主义饮料,坐在遮阳伞下干杯,祝福对方健康快乐。

伊万还失手拉断了拉环,只好用更暴力的方式把它打开,他一口气灌下了大半罐,二氧化碳与糖份刺激着味蕾,在胃里激起了一阵有趣的反应。

“希望一百年后我能习惯这玩意儿。”他舔了舔嘴唇。

可口可乐并不难喝,但也许只有阿尔弗雷德·F·琼斯会沉迷这种轻飘飘的药味糖水。伊万又用易拉罐碰了一下娜塔莉亚的。

还能再敬些什么呢,一个正在坍塌的世界。那就这个好了,向人类荒唐的文明与颓废的进步致意!

 

娜塔莉亚一言不发,只是捡起被伊万蹂躏过的可乐拉环,对着光照了一下,然后沉默地套上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

 

她把他一直送到码头,一起趴在锈迹斑斑的栏杆上俯视着斯维斯洛奇河的灰暗河水。

“接下来要去哪?”

“波罗的海。无论如何都想再见见那三个家伙。”

哪怕是为了确认他们是否对自己心怀恨意。

河面上缭绕着淡淡的雾气,汽笛的音色也没那么清晰。伊万急着想去码头,告别的话说了三次,却一直拖到快开船了才得以动身。不得不走的时候,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突然摘下了无名指上的可乐戒指狠狠地砸进了水里,愤怒地喊叫道:

“去死!”

 

伊万从没看过她哭,却一直明白她会为了什么生气,娜塔莉亚是个匕首一样的少女,冷酷、直接、锐利决绝,有时甚至会锋芒毕露到使他没有勇气直视。

他站在船头,久久注视太阳沉入斯维斯洛奇河,把河水飘染成橙红色。

他曾经害怕过这个妹妹,今后大概也会继续害怕下去。



END






注释:

【明斯克】白俄罗斯首都,一战时曾被彻底摧毁,重建。二战时再度被夷为平地,再次重建。一座历经苦难却无比顽强的城市,宛若娜塔。

【木刻楞小屋】一种用圆木建造的尖顶房子,很有童话风格,也是俄罗斯最著名的民族建筑。

【长明火】指为纪念二战期间为国捐躯者而在其墓碑前自点燃后就一直燃烧的火,在俄国被视为是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象征,一说到无名烈士墓一般会想到莫斯科,其实娜塔家也有。

【格瓦斯】一种用黑面包发酵制造的饮料,味道很猎奇,推荐哈尔滨秋林牌的,绿标和黄标味道不同。

【买东西】1991年8月,娜塔正式离开老露熊家,经济大幅私有化和市场化,进出口贸易陡然增多,GDP蹭蹭地。

【不请自来】娜塔和乌姐一直是以阿米为首的西方世界想要拉拢的对象之一,只不过娜塔总是拒绝阿米的橄榄枝,乌姐倒接受地很快。1991年娜塔家经济复苏,阿米自然要抢占先机。

【可口可乐】我编的,其实可乐蛮早就进驻娜塔家了。

【斯维斯洛奇河】第聂伯河上游,穿明斯克而过,最终在乌姐家注入黑海。

【三个家伙】我们亲爱的抖抖三人组,也是最早从苏联独立的三个国家。

【生气】最开始的时候,是伊万先放开了娜塔的手呢。顺便一提如果想去旅游感受一些老苏联的气息,娜塔家是个很好的选择。

评论(1)
热度(7)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