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普洪】ENDLESS STORY(片段)

偶然想起听这首老歌,随后开出来的脑洞,大概会是一个中篇,由伊莎来进行告白的故事,目前只写好了结尾部分,其实我连开头都没写........

看在某鸟生日的份上还是先放出来当生贺啦~生日快乐~(<ゝω·)☆ 

BGM:ENDLESS STORY 伊藤由奈








贝鲁琪还是有点担心:“你没事吧?”
伊丽莎白摇摇头,深吸一口气道,“抱歉,帮我给主办方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不参加比赛了。”
“诶?!”
“这次的歌,我不打算参选了。”
“伊莎,你疯了?”
“我没有。”她笑着站起身,从挎包里取出已经调好的小样。“比赛时见。”


“下周六。”
这是外人看不懂的短信,收件人与发件人却已经预习了二十六年。
这个世界改变的太快太多。
如今的索普隆科西达早就没有了剑拔弩张,布达佩斯也不再是疮痍漫天的模样,走遍街头也不见得能找到一支白玫瑰,防空洞成了酒馆与咖啡香夹杂的小巷道,只有馆子里弹出的钢琴乐声还是曾经的曲调,街道尽头十二世纪的小教堂依旧是灰白色
她知道总有一些东西,是永不改变的。

“你好,我是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女孩子神情自如,大大方方地用麦克朝台下某个头上顶着一只黄色小胖鸟的人喊话,“爱好是唱歌,打猎,画你接受不了的漫画。”
被喊的人陡然一愣,满是不解地瞪着她。

假如这世界有神明,伊丽莎白想,自己一定是被神眷顾着,才会被这样玩弄。
从幼年时代开始的这一场爱情,以狼狈的发育期已到而自己毫无自觉开始的糟糕爱情。 
在她还是个野蛮小鬼的时候,那个人就陪着她没完没了的调皮捣蛋,每次都把自己嚷嚷地帅气无比,最后被她打成死狗。她在对方面前毫不客气地说起了青春期第二性特征的话题,那人纠结地生无可恋的表情让她舒心了起来。后来她一只手戴着婚戒,另一只手拿着捧花,他告诉她,就算穿上婚纱她也依旧蠢得要命,再后来那双手里的花和祝福变成了剑与火枪,锋刃和枪口通通对准了他,她说她爱罗德里赫,他说他知道。最后他们像疯子一样抛弃了所有人,在漫长的过往中把痛苦狠狠捅进对方的心脏,再用碎片一样的时光自我弥补,直到这个百年快结束时重逢。

这些都是神明给她的,全都在时光里沉淀成为了陈酿一般的情愫。
从来不在歌里说的是,他们相处了多少日夜,就相悖了多长时间。他们早就懂得欺骗与伤害,深知这世上最苦的不止是权力旁落,战争四起,盟约解体,国家分裂……不过是始终也不忍心彻底割舍彼此罢了。
这样一场永无止境的命运。
她编写下来,唱给他一个人。

副歌响起的时候伊丽莎白听到了很多声音。银发少年坐在她身前说,你是个女的,不折不扣;他用长笛指着她致意,认真地说,同样作为国家,本大爷认为你并不比任何一个男人逊色;他狞笑着说,罗德里赫有什么好;他向她冷冷一瞥说;即使如此,你也离不开这个时代;他拍拍她的头说,哭得好丑啊男人婆;最后他执起她的手说,
伊莎。

她睁开眼睛,抬头看着他。红眼睛前所未有的清明闪亮。三步并作两步奔下观众席长长的台阶,把渐渐高涨的分贝数统统甩得老远。兴奋在微不可计的时间里涌入每个人的胸腔,疯狂填补心脏,只有告白与被告白的人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正在夺取他们的心跳。

三!
银发的青年越跑越快,大喊着她的名字一跃上台,拿着剑与圣经的蠢小子和他重叠在一起,同时朝着伊丽莎白迎面而来,瞳孔里映着彼此的身影,仿佛他们生命里第一次见到对方,都以为自己看见的是整个世界。

二!
无论作为国家还是人,感情在时光里浸泡了多久,伊丽莎白想起自己曾经绞尽脑汁都想不到准确答案,其实也许一直都是明白的。
只是那个基尔伯特或许从来不懂。

一! 
不可思议的温度和气场牢牢裹住伊丽莎白,沿着数个世纪的时间线,飞跃被共同见证的所有爱意,嗓门吵得要死。
蠢女人,本大爷什么都懂!

迟钝如你,又怎么会不知道。
我有多爱你。


评论(4)
热度(14)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