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快青】无题

又一个起名废

换粮小段子,无聊的短打,没有剧情

配图:燃尘_目标打怪升级 (炒鸡可爱的小画手,快去勾搭啊!)

BGM:YAWNING LION(Deemo)



高礼帽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破碎的单片眼镜被她紧紧地抓在手里,白衣怪盗身上挂了彩,左肩上的大片血迹已经板结成了一大片暗红。修长的手隔着棉布手套紧紧攥住青子的手腕,疯狂拉扯她向楼层掩体奔跑。

身后的枪声混着咒骂,还有令人心焦不已的脚步,从不止一个方向朝他们趋近。

怪盗忽然用双手紧紧扣住她的肩膀,用力把她往外一推,将她扔给了楼梯下方接应的侦探。

“青子!快跑!听我的!别回头看!” 

那是中森青子被侦探的麻醉枪射晕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怪盗1412号被临时关押的地方并没有重重围墙,也没有过多的警员看守。高层们就像知道他不会逃跑一样,只安排了一处级别不怎么高的周转楼,连审讯室的装潢也与搜查一课常规安置的差不多。

中森青子没有穿制服,也没有佩戴明显的徽标,警员证被她收进口袋,她整了整自己的外套,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更普通一点,使交涉的对象对自己足够放松。

防弹玻璃另一侧的男人身上也没有安装过多的监视设备,只有腕上一双电子手铐,服装稀松平常地很,略微有些单薄,使他原本就不算坚实的身躯显得更瘦了。


黑羽快斗,怪盗1412号的真实姓名,市井之上无人不知的大盗怪盗KID。不仅是多年的盗窃,诈骗,冒充等罪名,光是觊觎了几次国宝,就足以让他下地狱,只是在其背后牵扯出的通天大案中,他主动站在了侦探与警察的一方,甚至差点把命丢在营救某个小侦探的行动里。

侦探们固然是为了真相不顾一切,但也足以清楚地铭记下了生命价值的可贵,数不清的审判、调查和斡旋之后,怪盗最终还是要在各种监视和“保护”下与前半生彻底断绝。一如中森青子在父亲殉职后所经历的的那样。

“要习惯,青子,这只是最常见惯用手法,你以后还会遇到的。”快斗说着,向她眨了一下眼,接过传物口里递过来的文件。

 

如果不是因为怪盗KID,27岁的黑羽快斗本该是这世上一位无比耀眼的,年轻有为的魔术家。就像幼年时他对她夸夸其谈时说的那样,世上能击败他的魔术师只有黑羽盗一,但他终有一天会超越他的存在。他毕竟不等于他的父亲,有更多的新奇和美妙,只有他能找到它们,并将它们带到所有人面前。

但从戴上单片眼镜的那一刻起,一切就开始变得不同。他比预想中更早一步站上了那个别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伴随了更多的危险和未知,生命的意义开始单薄起来,全世界都飘在了沉重的责任之上,日常成了最奢侈的财富,身边的每个人从习惯变得弥足珍贵。

他企图用最简单和最艰难的方式将他们守护在白衣怪盗的披风后面,最终还是他们站在了身前守护住了他的羽翼。

在那其中付出了最多的,无疑是父亲殉职后被秘密送至国外,后来继续做了秘密警察,暗中为他的生命保驾至今的中森青子。

 

“后悔吗?”

被他这么一问,中森青子先是一愣,随后坚定无比地看着他,摇了摇头。就算有什么后悔,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已经没有可以回神的余地了。

于是她反问:

“快斗,你后悔吗?”

这次轮到黑羽快斗愣住,蓝眼睛闭了一下又睁开,表情很快又被温和覆盖住。

“真是笨啊。”


“别不承认,青子,你一直都是个又单纯又迟钝的人,第一次见面开始你就念错我的名字,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力气才习惯下来,可上了学以后你偏偏又改正回去了。后来你当着我父母的面数落我,还在他们面前哭,可除了父亲走的那天,你什么时候真正了解过一次我的心情?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忍你到今天的,你这姑娘有时候真是让人无话可说,跑到基德的演出现场去骂?亏你想得出来,没被好事的围观者踩踏真是你好运气,可你居然好运气了不止一次,每次我看见你的时候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或者该请你来一起让大家见识你个唱反调的?”

“你以为你离开了日本,换了名字和身份,被他们层层包围起来,我就找不到你了?你就没想过以前玩捉迷藏时为什么总是我赢?什么时候你才可以变得聪明一点?哪怕多思考一点也好,你甚至从来不去想我为什么一直送你玫瑰花。”

 

很多事情开始从话里匆匆走过去,就这样一件接着一件,全是嗔怪的词,青子也就这么听着,没有一丝被埋怨的闷堵感,相反的,对方的语气就像周日下午茶时轻诉她吃太多甜食一样,将那片封藏两人在心底的天鹅绒一角一角地挑开,柔柔地扫过心尖。

没有谁的眼圈热起来,说话的人声音依旧平稳。


“怪盗KID从来没有真正恐惧过什么,你却总是让我担惊受怕,让我揪心,有时候还让我气愤又无奈,你一直如此,就是因为你一直如此,才会在证词上签字,才会把怪盗KID送进监狱这个坟墓,才会来让我选择和你分开之后的路,难道不是吗?

“我知道,青子,我都知道。我们都失去了亲人,离开家,离开所有人,和陌生人在一起,走上不该如此艰难的路,过着原本不该险象环生的日子,为我们所认为的‘正确’玩命,也付出了足够多的代价,可我们都没有变过, 中森青子和黑羽快斗都是一样的固执。”

“所以青子,无论是成为KID,还是爱上这样的你,我自始至终都不后悔。”

 

黑羽快斗笑着,恍惚间,27岁的中森青子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喷泉下举着冰激凌的那个时刻,十年的时光从未带走那个和夏日的阳光一起照耀着她的少年,就连声音都没有浑厚几分。

转过头,课桌另一边的男孩子转着笔,轻松几下就把刁钻的几何题解决掉,打个呵欠准备趴下继续会周公,监考老师走过来拍他的后脑勺,他只好将考卷交上去,一脸愉悦地收获对方惊诧的表情。

他的笑容总是爽朗的,亮着白净的皓齿,递过来的保护计划确认书上已经被确凿地签好了名字和日期,没有忘记下方的罪犯代码。

 

青子,这一次,我听你的。


END

【保护计划:出现在柯南原作里,FBI用于保护证人的手段,将证人及其全家改名换姓,有的甚至需要整容,送到国外,和过去的一切统统切断联系,以全新的身份开始进行不同的生活,在这里被我沿用,快斗依照青子的愿望接受了这个计划,但客观来讲怪盗KID还有很多可利用空间,我本人不希望他的后半生就是阶下囚,也许黑羽快斗可以做个普通人,但在侦探们需要他出山的时候,怪盗KID仍旧可以宝刀不老】

评论(3)
热度(24)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