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圣江】捉妖记(章八·立春)——故乡几千里【完结】

自除夕大明宫后殿一事以来,宫内宫外再度传闻四起,有的说只是演给皇帝的助兴,有的说是妖孽作祟,被玄奘法师亲手降服了。还有的说驱傩阵势真的召来了玄黄,是大吉兆。初一开始的香火就一直持续到了十五依旧旺盛不断。

悟空将那与江流儿无二的孩童身体带回寺里安顿,也不知玄奘对太宗皇帝说了什么,又用了什么手段,尽管寺外尚有传闻,幸始终无人前来叨扰。


“这小童曾对徒儿有再生大恩。”

玄奘问悟空为何执意带孩童回寺时,悟空如是说。

只是那孩童像是死了一般,山墙倒得彻底(注1),却尚有些温度。


悟空说,这孩子也是个江流儿(注2),巧许与师父一般乳名,也是个和尚,曾在五行山下偶然放他出山。

悟空说,这个江流儿为了救一个女娃子,卷入了不小的麻烦,也一道把他扯进了局内。

悟空说,小和尚啰嗦归啰嗦,也算是个傻乖孩子。

悟空说,他不聪慧,若是聪慧,怎会于悬空寺丧殒其命。

玄奘说,若不聪慧,怎会不顾其命前去搭救于你。

悟空守着榻上一动不动的孩子,只是抬头望了望玄奘,平调一声

“徒儿已经悟了。”

玄奘点了点头,预备继续诵念些经文,却有僧人敲开了门。

“禀报长老,钦天监差人过来,说是有要物交予长老,请长老亲自前去查看。”


几个力士抬了东西放在堂内,向僧人们行了礼,未曾吭声就离去了。

玄奘看着眼前的长约八尺,宽却不足三尺的石箱,仿若棺椁的厚重,心里暗自纳闷。悟空围着石箱转了一圈,挑起一头,刚刚十几位僧人费尽力气才搬动的石箱被他如玩物般甸在手里。

“这是何物?”

悟空放下石箱,蹦到玄奘身边。

“已知八九。”

“说来。”

一个翻身,悟空又蹦到了石箱之上。

“这箱子无吉祥福禄纹样,也无字无文,如此之长却又扁又窄,不会是装人的棺材,更不会是什么寻常器具。以石作棺乃九重之下第一层,这封条老旧得很,上书封文是百年不遇之秘术,依徒儿看;八成是古朝兵刃。”

玄奘闻听更纳闷了。

“甚怪,按说钦天监于此已经无事,袁天师又何以赐兵刃于我?”

悟空掏了掏耳朵。

“师父若不放心,待俺老孙开了这棺便是——”


说罢便吸得一口真气,拳心运气,一掌劈向石箱,喝声“开——!”石箱自下而上碎成一地,露出里面的木箱来。

诸僧七手八脚开了木箱,里面果有一长物,裹着层层厚厚的粗布和绳子,再褪包裹,稀松的布纹间露出一丝寒光,待到其真身还原,在场皆是目瞪口呆。


不出悟空所道,那长物为一长柄开刃大长刀。

刀身似千年玄铁寒冰,刀柄如南海火金龙。自下而上如蛇形布七颗金色的晶体,周身鎏金周天八十八星罗,再往下看,刀身靠近刀盘的地方以金文明晃晃镀着四个字——

玄奘平湖般的双眼霎时泛起愁色,旋即命悟空将长刀翻过来查看。悟空拾起长刀,拿在手中好一番耍弄,一套刀法下来,反倒唉叹一声。

“太轻,太长,不好用,不好用........”

倒是把一旁看地蘖呆呆的僧人们吓回了魂。

玄奘不赞也不责,眉头的川字仍未展开,再看箱内,还有一锦囊。玄奘俯下身打开;里面仅有一纸香方和几包香料。


悟空提着大刀过来,凑到玄奘身边,歪头看了看方子。

“许是免虫蛀免潮气的方子罢?”

玄奘仍旧不开音,将那仅有寥寥几篇的香方反复看了三次,才开口:

“悟空。”

“师父。”

“你曾说过,你乃是玄铁之身,那铸铁之事,你可知一二?”

悟空一听,乐了。

“嘿嘿,师父,徒儿不诳您,这天上地下的兵器,还尚未有老孙不能敌者,若说铸铁,老孙一口真气便是三味真火,就是火德星君的七星金剑也叫化成水。师父可是破天荒要寻兵刃了?若是要兵刃,只需老孙去找便是,不是千年刃也是世间不见,何须师父自己造铸。”

玄奘看看锦囊,又看看长刀,再抬头直视悟空,眉头平展了不少。

“将这刀融了吧。”

——————————————————————————————————————

春秋战乱之时,株鬼横行,生灵涂炭。蓬莱有恶灵作祟,化行为海蛇,杀人无数。西方远道而来的高僧以己身将其镇压在南海之底,历经数百年,海蛇化为利刃,刀身镶嵌七颗佛骨舍利,以北斗星状排列。

后来,灼热的风与黄沙,送走了眼睛与发色各异的人们,从极西的祖国走到东土,带来了美丽的塑像和银器,也带来了神秘的香方与巫术。传闻曾有西域古国进贡术士,为汉皇室行通灵招魂之术,却因皇帝的冷遇而不得志,只得留在他乡再也回不得故土。

武帝暮年,为了召回爱妾的魂魄,命人密谋残害了三十六位女子,妄图请札卡特们仿出召魂的法术,而香料与术势藏在深宫的府库中太过久远,终因不得其法不而以失败告终。此番香术召魂也成了宫内宫外的坊间传说。


已是子时,堂内灯火通明,香火正盛,仅有悟空和玄奘暂且留驻,悟空怀中抱着孩童,与玄奘对坐在蒲团上。

“那姓袁的仙师交予您的锦囊,就是这绝世秘术了?”

玄奘点了点头。

“如何说法?”

“此术在前朝未了时就被藏于深宫之内,所需之物又是极易风化殆尽的香粉,久了自是无人得道,唯独钦天监秘藏麟角。这刀也曾是我等教徒口耳相传之物,传闻那斩杀南海妖蛇的高僧魂魄,便是寄居在此刀之上。”

“师父您命我融了它,难不成是——”

玄奘的唇角带了一丝笑。

“袁先生将这两样东西送来,许是从万岁那里听了端的。如此用心可称良苦。”


玄奘从蒲团中起身,不再看悟空一眼,来到祭台前用目光一一扫过那些绝世的香粉。

“所谓“魔由心生,非由静生”这孩童的前世,许是悟空你的心障所在了。”

僧人净过轻软的双手,将香粉一片一片入了那镀银的云纹莲花灯,时而投尽,时而平缓,动作虔诚地像是在完成最隆重的法事。

“前后十四载,你护为师西行一路,如今又为我大唐平妖,功高无可量法。也到了为师解你心结,还报你的时候。”


最后一份香片入了灯内,沁人心脾的气息已经溢满了厅堂,随着这摄魂的香氛,双目之内所视之物慢慢消失,仿佛有幽蓝的鬼火化蝶在指引着黄泉路。

悟空一手抱紧怀中的孩童,另一手迅速拈了结,口中轻念几句咒语,一口真气穿过剑指,熊熊烈焰的三味真火顿时燃尽了幽冥蝴蝶,也将灯旁的佛刀吞没在火舌中。

玄奘默自向后退了几步,从怀中掏出佛珠,阖上双目,诵念着往生咒。

火焰很快便将佛刀燃为一颗金星,金星像是受了玄奘的诵经指引,投入了佛灯之中,与香料燃为一体,屋内的香气更胜方才。

燃了良久,佛灯中的焰火渐渐削灭,金星化为一羽似琉璃似冰丝的蝴蝶,拍动着轻飘飘的金翅,落在小和尚的鼻尖上。

金翅轻轻扇动,三动,三动再三动。

如此九次之后,金蝶从孩童的鼻尖飞起,盘旋着飞向玄奘,围着玄奘绕了一圈又轻飘悠然向窗外而去,消失在漫天星斗之中。


屋内平静如常,佛灯依旧燃着一盏小火苗,唯有满室的奇香宣告着刚刚的非常。

悟空看着怀中的小和尚,面色开始慢慢地红润起来,唇色也从煞白一点一点变成红玉。

孩子重重地咳了两声,睫毛扇了扇,睁开了眼,睛明赛繁星的瞳眸中满是悟空惊喜的脸。

——————————————————————————————————————

玄奘合上经卷,与江流儿一同礼毕,告示今日的课业已经习完。

江流儿躬身又行了一礼,才退出了讲经堂,迈过门槛进了院内,就能看到在老树上的悟空。不需他说,悟空一手就将他捞到树上,抱在身前,一僧一猴逗着窝里新破壳的小鸟崽。

玄奘在堂前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两个徒弟,笑了笑。


这是江流儿醒来后的第二个月。

那日深夜行了术势之后,香氛在长安城中徘徊了整整三日才渐渐消散而去,人说慈恩寺的大日如来显了灵,降了福祉,得再前去讨个吉利。慈恩寺正殿中的香火到了开春还未燃尽。

江流儿的身体还了魂,把悟空喜得又哭又笑。孩童全无前世悲欢,当然不会记得眼前神通的灵猴是谁,却不影响与悟空再续前世之缘,悟空无时无刻伴着二僧,寸步不离。

慈恩寺上下属江流儿最小,却是最通达理,最有佛缘的一个,短短几日的听经便显露出通明的聪慧,加上他单纯善良的本性,深得玄奘赏识,在第七日正式收为弟子。

能救悟空一命之人,果真是大德大行的。


“师父在思索何事?”

悟空拿着两个橘子蹦到玄奘的面前,一脸笑嘻嘻的将橘子双手递过去。

玄奘接过,剥了外皮将橘瓣还给悟空。

“为师想,招魂的香术将古时高僧的魂魄还阳,那些幽怨百年的西域亡魂又去了哪里。”

悟空将橘瓣一口气塞进嘴里嚼,含糊不清地回答着。

“当是替高僧去了冥府阎王老子那里往生去了。”

“如此,便可安心了。”

师徒走出堂前,信步路过几株矮桃树,枯黑的老枝又抽了新芽,已经冒尖了几个花骨朵。春日的阳光来得越来越早,也越来越暖。风里夹着后山林子里的泥土味,轻轻拂过桃树下的开得正好的迎春。

“俺的花果山现在也该是花红柳绿了。”悟空咽下一片橘瓣,咂摸着嘴。


玄奘转过身来,温玉的面容迎着阳光,背后似是出了一片佛光。

“你也可回去看看了。”

悟空也转过头,有点不可思议地瞧着玄奘。

“这一冬,你为为师平妖护身,驻留在此。除夕元宵佳节也未能回去与你的子孙团聚,着实委屈你,现下已是开春,你也可归去享受一番大好春光。”

玄奘的笑容带了些歉意。

“师傅说哪里话,花果山的春色老孙看了几百年,年年岁岁花相似,少上一年也无妨。”

悟空笑道。


“说来,还未曾问过师父的故籍何处,只知您曾说过是从蜀郡北上到长安。”

“为师故乡洛州缑氏镇,也算是人杰地灵之地,随家中二兄在洛阳净土寺入佛门,前朝末时大小战乱,这才进了蜀郡,后来长安。”

“原来如此。”

话头开了,好奇心就像猫爪挠着。悟空拉着玄奘,坐在他身边。

说开他的身世,说洛州的老家和盲眼的祖母,说洛阳的净土寺和巴蜀的慧景法师(注3),说他遇到自己之前的游历和见识,他见过有印象的每一个人。他们一直都在看着向前的路该如何走,走到后来不敢回头看爬过的山,走到不敢思念故乡的人,走到忘了回乡的路,忘了乡愁。


“师父,不如一道回洛州去看看罢?”

玄奘被他突然一语弄得有些楞,悟空见他讶异,接了下文。

“师父自离开故籍也有几十载,年少为求学行路,如今功成名就也可衣锦还乡,寻得生根。倘若师父愿意,再随徒儿东去,到东胜神州傲来国也可布我大教,再到花果山看看老孙的福地洞天,享享山水之乐......”

“如此行路.....倒非不可,只是我离了慈恩寺,何人来主持寺内宫内法事。”

“师父座下如此弟子,找出个把贤生替您主事岂非难事?无非再奏报皇帝老儿一声,待到春光正暖,师父启程可好?”

悟空越说越起劲,玄奘听得越来越清楚,此番出行,既是新的游历,也是归乡故里。


”江流儿也随着去罢,他这一世还未出过长安城,不知从何处听了戏文,总嚣着要去花果山找什么脸盆大的桃,正好也带他瞧瞧俺老孙的水帘洞.......”

——————————————————————————————————————

白云满鄣来,黄尘暗天起。

关山四面绝,故乡几千里。


——END——

注:

1.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北方人这么说,比如一个人晕倒了,抱起他的身体,会发现他的头向后仰到一定角度就不会再仰了,好像是被什么支撑了一样——这个就是人身上的“山墙”。而人垮了的时候,脖子一下就向后折过去了,在民间这就是将死的象征,此时就会说这个人山墙倒了之类。

2.江流儿其实不是名字,而是一个代名词。代“从江河中捡来的没爹娘没亲故的孩子”,唐僧小时候被叫江流其实也是因为他是个江流儿。同理还有“孤儿”“遗腹子”等词。

3.历史上玄奘在四川的多位老师之一。

PS.这章有个和原著冲突很大的地方,原著中玄奘的父母去江州的路上被奸人所害,玄奘是在洪江渡口附近出生,被金山寺法明捡到。历史上玄奘是在洛阳出生,洛阳净土寺出家。大家觉得乱可以54掉~

评论(3)
热度(9)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