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圣江】捉妖记(章五.小寒)——能净业障

箭是气禁术,咒是往生咒。

玄奘将莲花灯的碎片小心收好带回寺内,请来清水为其洗濯,置于祭台,自己著鲜洁衣,烧众名香,悬缯幡盖,歌咏三宝,读诵阿弥陀经。

佛灯小僧不过百十年的修为,本想以已身救那舞姬,却不料一同魂飞魄散。玄奘尽收眼底,忆起,又默念了几声萨皤罗罚曳(注1)

“悟空,来上一炷吧。”

悟空站在门口观雪,等着玄奘诵完经卷,听令进了屋,净过手后默默上了三柱芸香。


“师父,这般,许是徒儿造业了。”

玄奘目视他背对自己说话。

“怎讲?”

“徒儿曾令他替我护您,没成想却牵累了他的魂魄。”

“许也不是。”

“为何?”

“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那孩童也尊了教诲,救人一命为首善,他当得善报,登那浮屠造化,不可说是你造业。”


悟空转身,一双金瞳似要流出光来,怔怔地望着玄奘。

“浮屠者佛也,我大教言诲爱天下,为何留得魑魅魍魉横行,为何留不得一小儿......”

“我佛爱诸天物命,六道之内自有因果。”

“师父,徒儿不悟。”

“你本是悟空。”


玄奘声色一如平湖秋月,双目对上金瞳,流转着些慈悲。

“为师懂你心意,知你心思,你且坐过来。”

悟空受命,盘起双腿摆了法相,正坐于玄奘座下,闭目聆教。玄奘自向金身塑佛拜了三拜,缓步上前,双手从香炉中取一株已燃尽的香线,回身在悟空眉心轻轻一点,双手轻轻抚上悟空的天灵,细细摩挲,念道:

“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注2)

—————————————————————————————————————

磐石孕灵根,心随日月生,长生不老的仙体送别了太多岁月,多得连孙悟空都忘了自己的庚。

他找到了灵台方寸斜月三星(注3),后来再也没能找到回去的路。

他翻了天复了地,到头来换得一场大难欺身。

他划了生死薄,毁了奈何桥,也渡不得那些不可轮回的孤魂野鬼。

他护了取经僧,寻得一片心境,却再也寻不回昔日那双慧灵的大眼睛。

诸法无他,故无造业与还业,孙悟空从没算过自己的劫数。千百年的春去秋来,时间和空间整合在了一起,更不知自己是在前世还是今生。

“大圣好厉害!”

可无论在哪个时空都没被如此单纯地信仰过。


孙悟空一闭上眼就会想起那些如同梦境的画面,他确信自己当初见到了江流儿,见到了老猪,也见到了小白龙和混沌凶兽,尽管这些“遇见”之间几乎没有多少衔接与依傍,那些言语依然刻在灵魂里——在距今约百十年前的某天,江流儿哭着求他去救傻丫头。

百年前的孙悟空最终还是应了那孩子的求,驾龙前去救人。可是最后握住那只血污的小手,哭的人明明是自己。

百年后的轮回交给他和江流儿不同的东西,他不再有生老病死之苦,那么江流儿呢?

佛曰求不得是苦,世道得不欲亦苦。可难道相守只是因为早已经习惯彼此。离不开只是因为长久的未曾分离。

但是当满是落石的山壁中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没有人知道孙悟空跪在地上沉了多久。

“你说好了要一起走的!”

前一秒还与他紧握的小手,以及胸口里那个靠近左手的器官,都安静地舒张着,忘了下一个动作。嘴巴喝进冷风也没有察觉,他就那样厉声嚎着。寒冷混合着撕心裂肺的痛处,他记得那个孩子叫着大圣大圣大圣,他想今后许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容忍他的狂躁也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倾慕他的桀骜。

所以必须把那个带走他的怪物杀个片甲不留。

往后的日子里,江流儿在孙悟空的记忆里无数次出现也无数次消失,或许他早已对生离死别这件事见怪不怪,然而回到最初。回到百年前,在孙悟空意外被放出来没有多久的时候,那个在他身边睡着的小和尚让他第一次知道心里该有些什么。

“那样,我就可以求佛祖把大圣的法力变回来了........”


孙悟空还时常梦见,无论是在五行山下渡过最后的孤独日子,还是在和师父一道取经的路上。在每一个足够成眠的夜晚,他都会梦到那片初夏的树林,还有那个老旧得快要塌方的小破馆子,会梦见自己和一个叫江流儿的小和尚一道走,齐膝的水草在他们身侧飘飘摆摆,风把他们的衣衫吹得呼呼响。然后他听见江流儿叫他,他说大圣大圣大圣,他说回来回来回来........

齐天大圣可以再来,但是江流儿却回不来了。

他觉得那会是他有生之年的执念和梦魇。

他以为自己再也走不进小和尚的生命里。

轮回的岁月比梦长,千百年的春去秋来已经不需要他来算什么劫数。

除了那个小和尚。


孙悟空停在山涧旁一片偌大的草地上,眼看着风吹出的波浪,深浅不一的绿色和蓝色一直延续到天边,当然也穿过了草里站着的小身影。那一刻孙悟空仿佛看见了百年前的彼此,看着飞上天的白龙,任凭风吹乱了衣摆,小孩羡慕地说自己要是能飞就好了。

已经没有什么值得考量,如今不用那样费劲也可以握住那双小手。

孙悟空看见江流儿。背对着自己,还是圆头圆脑的样子。

还穿那件补丁盖补丁的破袍子,背后的小女娃跟着他挥着手叫着笑着,在一片绿色的映衬下似是发出淡淡的光。孙悟空觉得那也许是自己的错觉,于是他步入齐膝的绿色海浪。向那个光点靠近,依稀可以听见某个熟悉而轻快的声音。

大圣,这世上是不是有很多龙?

他越走越快,离那光越来越近,仿佛一伸手就可以够到它。


你去过龙宫,龙王是不是很大?

他曾把他抓进手里,用几欲将他镶在命里的力度。


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

他想他可以再来一次。


一个筋斗云啊就是十万八~~千里....

最后一次。


——“江流儿。”

置身草海的小和尚回头,清澈的眼睛晶莹剔透。

孙悟空知道自己在那个瞬间看到了永恒。

——————————————————————————————————————

孙悟空微微睁眼,逐渐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刚刚又下过一场小雪,单调的院落蒙上了一层轻薄的雾气,太阳从云幕中开出温吞的日光。

“多谢师父,徒儿悟了。”

最冷的日子就快到了。



注:

1.出自《大悲咒》,简单意思就是请浮屠观音降旨毗沙门天王帮小佛仙上浮屠佛塔。也就是没塔天王的原型啦。

2.出自《金刚经》,第十六品能净业障分,这段话大致意思是:如果前世诵经被人轻贱,定是前世造了孽,今世诵经还被人轻贱,就抵消了上一世的罪过,来世接着诵经,必当得正果。也算三世因果的一种。这里引申为大闹天宫和唐僧前世江流儿之死是悟空的魔债,悟空被压五百年大难随今世唐僧取经已经抵消了罪业,将来有小佛仙为其渡,悟空必是有大修为的。说多了剧透23333333。

3.字谜,灵台方寸为“寻”斜月三星为“心”,西游主旨意在为悟空寻得本心,悟空的路开始了,也就不再需要灵台方寸斜月三星了。


评论
热度(4)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