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圣江】捉妖记(章二.小雪)——江流儿借尸还魂?!

章二.小雪

玄奘对侧房轻轻喝道:“出来说话。”语音刚落只见一灵猴走出门,来到堂前对玄奘唱个大喏,扑通跪下,大声道:

“拜见师父!”

玄奘乍一眼以为他已是出落成了佛仙。甚是大喜,忙上前扶起猴王。

“悟空请起,且让为师看看你。”

细细打量下来。取经归来一别距今不过几年光景,那与天同寿与地同存的齐天大圣自是面容不改,或许还多了几分俊俏,顶盔掼甲,相貌堂堂,更是英武不同往日,愈发神采飞扬。玄奘好生一番赞叹,夸得猴王猛抓发烫的尖耳。

师徒再会,寒暄过后,开始议及唐王所托之事,猴王生性活波,没说几句便抓起祭台上的果品来吃。


“师父,许不过是后宫的妯娌们互相寻私仇罢,何必扰了心绪。”

拿过最后一颗果子,囫囵塞进嘴里吃干净,玄奘也不恼,任由他吃着,思虑些许开口。

“国君之托,自是有无力应对的地方,若是凡事,不会来此求助于我。此番来问,定非等闲。西行一路全靠你等出力,为师也只有劳你前来商议。”

“师父说哪里话,父母师尊之令乃是上上令,岂有推辞之理。只是当年老孙上得凌霄宝殿,下得阎王府衙,这等小小毛神鬼怪见得多了,若师父想降服,老孙随便叫个地府小官就可为师父解忧。”

玄奘转了转手中的佛珠,语气淡然。

“为师自然知道你神通广大,此事蹊跷古怪,不好惊动上仙。”

“有何蹊跷?”猴王搓了搓手跳下椅子,目光不离玄奘。

“你可知,后宫乃是那宫廷重地,也是数万禁军卫兵重守,品级条例繁多,就连一个小小的侍臣,吃穿用度也有一套规矩。如今死者身上皆是无伤无病,等级身份颇为分散,任职,家眷和行事几乎无可致命之机,加之前日西市的百姓卒于非命,与宫内更是无关。此事越发迷离。”

猴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玄奘继续说:

“往日来负责此类事的乃是大唐六部之刑部,小至偷盗抢夺,大至弑君叛国,均归刑部查处,明察秋毫之人数不胜数,多日来也是束手无策。”

“所以想必是那鬼魅所为?”

“由此看来,似是传闻,不好说辞。”

火眼金睛转了转,晃了晃身形,嘿嘿一笑。

“那唐王也是病急乱投医也,想不出端倪就差了什么姓袁的天师(注1),怎么不早早来找师父,老孙不出一日就可拿下那怪给他。”

玄奘甩了个不悦的眼色过去。

“袁天师乃是赫赫有名的道家,早年曾为万岁推测天下,所料后事无不准确。可称得是一位仙师,现司职大明宫钦天监监正,是我大唐的国师,这等事是人家本分,佛门对此也需礼让。”

“师父你还是钦封御弟呢,不说干亲,这沾亲带故,比他什么半仙岂不强得多。”


玄奘未再多言,从袖子里拿出黄纸卦签递给悟空,悟空知是自己失言了,恭恭敬敬地接过来,颠来倒去看了一遍,又双手递回玄奘。

“师父,‘鬼怪收人头’时候可有规律?”

“不知,想必多是三更,只是不出一月已有如此多人被收,怕是频繁。”

“既如此,师父你看这样如何——”

猴王跳下交椅,端着手凑近玄奘,指了指后院的佛塔。

“你这金山塔颇高,想必也可纵览长安城内外大小,今日老孙先去市井之内查看一番,子时之后上塔顶观览,若有鬼怪,老孙前去拿下便是,若不是,也管上他一管。待师父早课之前回来禀报,给师父一个交代,如何?”

玄奘闻之,点了点头。

“如此便照你说的去办,切勿大意了。为师即在这正堂之内候你,若有所需,回来讲即可。”

“多谢师父,老孙这便去也。”猴王抱拳唱诺,晃晃身形化作一道金光,向城内方向飞过去。

——————————————————————————————————————

那四个波斯来的走卒并非暴毙于西市,而是去光德坊(注2)送炭的四个力巴,领了工钱跑去柳街喝得酩酊大醉,结果都掉进废池淹死,柳街的老板们怕惹祸上身,偷偷叫人拖了去西市。

听讲的青年挠了挠腮:

“如此说来,只是个喝酒误事的?”

“说是呢,西市人多繁杂,又是彻夜有市,染上乱子,谁都不好拿主意。”

“可我听说刑部把人都收走了,说是根本没人喝酒。”擦桌子的小伙计插嘴道。

“没准还是跟人家姑娘玩过了火,造孽了呢....”

“这事,谁都不好说,过会儿巡街的该来了,咱们还是莫谈了。”

茶楼前的小座只有粗茶,供往来路客啜饮解渴。悟空变作了个小瘦丁,金箍棒变作了竹扁担,装作一个小挑夫。杵在墙角听那几个多嘴的絮叨。一路过来也有闻听细打量,说法真真假假难辨,索性去那柳街的废池查索,左右也没看出个所以来。

再去光德坊,见十字街东北处有一慈悲寺,大门紧闭,贴着御封。悟空即用竹扁担拍开了门,院内到正殿有些污尘,不说多日无人拜祀,似乎已经是废庙一座。

悟空直接进了正殿,向莲座上的佛单手一拜,随即向后一跳,站在门槛上猛吹一口仙风,顷刻间殿内便一尘不染。

正想要抬手锤棒召土地来,未等动手,祭台后有一精灵似的身影晃晃悠悠地朝悟空过来,向他拜了一拜。

“大圣爷爷?您不是取经功德圆满后回乡颐养天年了吗?怎得今日肯来小僧之隅?”


悟空定睛一瞧,是个光头的小和尚,看上去似有十三四岁,天灵盖上却已有九星。悟空琢磨自己并未现出原形,莫不是这娃娃眼有灵犀。

“你可是本寺的小扫地僧?”

“贫僧乃是这寺中的佛灯。不知大圣驾临有何贵干?”

悟空晃晃身形,现了原样。

“亏得你一个小娃娃辨识得出孙爷爷。”

“大圣美名,哪个不晓?”那小和尚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星眸白牙,讨人喜欢得很。


悟空暗自开心,随意在祭台上坐下,收起金箍棒,示意小和尚离他近些说话。

“这光德坊乃是闹市之间,为何本寺无僧?”

小和尚闻言略显惊诧,吞吐开口

“本寺.......曾是有僧的。”

“那为何今日已是这般荒凉?”

“这.......不可说。”

悟空故作不悦。拿了金箍棒变作药杵大小,在小和尚的头顶挥了一挥,小和尚吓得连连错身,撅着小嘴嘟囔:“说就是了,说就是了......”

悟空笑了:“你莫要犹豫,直说无妨。”

小和尚眨巴眨巴眼,似是下定决心般张张嘴。

“本寺名曰慈悲寺,供的是慈藏佛祖,到今日仅有过三位住持,但每位住持都未能安身圆寂,这不前日老住持圆寂,无人接位。”

“为何?”

“各有各的,老师祖是因无缘急病,两日之内圆寂了。师祖出寺去做法事,做法的施主家失了火,师祖为了救人,也涅槃而去。到了师父这里,无病无灾,却是不明所以。”

“细说来,细说来。”

“就在两日之前丑时,师父二更起来打坐,点了一盏小灯,三更左右不知从哪来了一阵阴风,夹着一股怪味道,刮灭了灯。师父依旧未动,等到卯时唤他用早膳,你猜怎么着?”

“坐化了?”

小和尚嗯嗯嗯地点着头。

“师父的后事刚刚做完,来过一驾车辇,下来个仙风道骨的老头,指着院里正北说本寺聚煞,就命人把寺院给封了,弟子们也被轰出门,自寻出路去了。”

“那封院的可是道人?”

“大圣怎会知?!”


悟空拍了拍膝盖,瞧着那小和尚的大眼,有些无奈。

“你不知道,这事不是头一遭,那好事的唐王后宫里出了一样的人命,无缘无由死了几个人,那些肉眼凡胎的官儿佬甚都不知,就说是什么鬼魅收人头,扯给了一个号称国师的老倌那里,还扯到俺师父那儿。老孙谨遵师令,只好出来查访查访。”

“后宫里也死人啦?”

“说是几个兵疙瘩和太监,好像还有婢女,老孙记不得了。都是无疾暴毙。”

“哦........”

小和尚非但没被吓倒,反而像听到什么新故事一般。

“老孙刚才看门上的御封,又闻你道是仙风道骨之人下的令,多半也是那老半仙造次了,此人可姓袁?”

“不,他姓李。认识的不认识的叫他李仙师。(注3)”

“这又是哪路的仙儿鬼?”

“不知道,我没入过宫。”小和尚一直盯着他瞧。


“我再来问你。前几日西市流传说死了四个波斯人,你可知一二?”

“知道些的!”

“说来听~老孙且听你细讲讲”悟空跳下祭台,把小和尚抱上去,一双金睛正对上小和尚的星眸,各自都有些发亮。

“那四人当晚是去了柳街寻欢,也喝醉了些。不过那时光德坊早就闭门多时了,就是打牌的也收了生意,自是不会有人过来闹事,有个高个头的说是要找两个硬面饽饽吃,一个人进了窄巷,就没再出来,其他三个分头去寻,也没再回来了。”

“可当是三更?”

“正是三更!那四人其实是围着十字街走,越走越岔,不会一起掉进废池的。”

“不过一盏佛灯,你怎知外面世事?还如此详细。”

“听师哥们说的~”


悟空未接话,心说此事看来不止如此蹊跷,这小佛仙虽也只是个燃灯化身,但聪慧灵敏,或许多有大用。

“你在此多久了?”

“武德元年便在。”

“如今寺内彻底断了香火,也无人再为你续灯,再放下去你这小小修为也终要废掉的,不如随我回金山寺罢。”

小和尚有点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

“真的吗?!”

“真的。”

“早就听师祖说过金山寺的玄奘法师是大圣您的师父,我能拜见他吗?”

“能。”

“能为他燃香看灯吗?”

“能”

“也能随他念经修行吗?!”

“能。”

“那.....”

“好了,你且住了罢!到了寺里随你去耍,俺师父还要托你关照咧!”

“好好好!我随你去!”

小和尚兴奋地晃着双脚,轻身一蹦跳上祭台,转了个身,化作一盏精致的云纹莲花灯。

悟空拿了那灯,再向佛像施了礼拜。出了正殿总觉得似有哪里熟悉,想想那小和尚古灵精怪的可爱模样,悟空满腹的无聊和不满也如云烟散去,心境舒畅了不少,招来筋斗云向金山寺而去。

------------------------------------------------------------------------------------------------

注:

1.袁天师,可能有同学猜出来了,就是袁天罡,生卒年不详,和历史上的太宗和玄奘应该算是同期人物,《推背图》的作者之一。【不是同期本文就当是同期好了】

2.光德坊,旧长安西市东南角的坊间,真的有过一座慈悲寺哦~

3.李仙师,李淳风,袁天罡好基友。《推背图》的另个作者。

评论
热度(10)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