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洪中心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大圣归来】小姑奶奶

傻丫头主,OOC

没CP,硬要说CP就是江流儿x傻丫头

大圣惊吓客串



法明圆寂时,江流儿已是弱冠,傻丫头也芳龄二八,正是花季。

姑娘家终究是要嫁人的,只是她从小不是跟着山野走兽玩耍,便是与那樵渔夫匠家的小子们打架,几乎毫无媚气。待到当下多少也打扮梳妆,面容说得上是十村八店里的俊俏,天资聪慧也识字阅读,只是内里性子还是一样地野。哪有人家肯看上这样无规无矩的姑娘呢?江流儿不止一次这样想过。

时逢七夕之夜,傻丫头便拉着江流儿去逛市。从灯市北边一路到香市,江流儿被她扯得乱七八糟,差点扯断佛珠。终于找到那家面具摊子,她老早就看上了那个狐喜媚,节前几日就跑到人家摊子前边盯着,生怕被别的孩子买去。姑娘翘着一双小脚指着棚子顶上的面具,左一个师兄右一个师兄叫得齁甜,江流儿拿她没法,只好问价买下。姑娘家高兴得不得了,这才肯放过他,跑去买脂粉了。

江流儿信步走到摊子旁边的小馆,门前的横凳座只卖茶,他便坐下歇息。

给傻丫头买面具,无需过虑,只是江流儿分明望见,狐喜媚的面具旁边是个孙猴子。还是皮影里那张红桃子脸。

孙大圣真正的音容,江流儿已是熟得不能再熟。当年他带傻丫头回长安城之后,逢人便说他的奇遇,别人也只当他童言无忌,师父也一再嘱咐此事铭心即可,他再辩也于事无补。

悬空寺一别,大圣好生嘱咐他给傻丫头寻得爹娘,若寻遍不着,则长兄如父,以孝报法明。

脸盆大的桃,大圣也曾带来给他们看。傻丫头馋得一口下去啃上了那猴子的毛手,疼的他呲牙咧嘴。

只是大圣极少前来查看,期许不定,言语无几。不说逢年过节,就是师父圆寂,他也未曾回来。江流儿甚至已经习惯下来,直至发现小师妹已是豆蔻年华。

他和大圣的故事,少不了傻丫头。


“师兄!!!!”

习惯的声音入耳,转眼瞧见个俏丽身影一路跑来,怀里抱着豆糕,吃得满嘴渣子,还硬要塞给他几块尝尝。江流儿不慌不忙给她倒了一杯茶,待她气喘完,慢慢听她说布店老板吃女孩子豆腐被她教训的事,又无奈又好笑,最终合十一句:“阿弥陀佛,善哉。”

兄妹俩用完了茶点,姑娘家眼珠一转,拉过他的袍袖。

“去捞河灯吧!”


江流儿对这丫头熟知山路并不吃惊,只是她已熟知到摸黑也能辨认,令人有些许佩服,走了一个小山包,就到了村外的小湾,上游放的河灯多半会飘来这边。

姑娘当着师兄的面脱了鞋袜,进了小溪流,用木棍将河灯一个个扒拉到江流儿脚边让他收着,傻丫头喜欢这些,她喜欢读那些莲花灯里那些男男女女的情信,以便拿去和其他孩子八卦。

“如果顺三爷能看我一眼,我宁愿一辈子不吃点心…哈哈哈哈八成是李家小姐!她可疯魔那阔少爷了!”

“求月老赐缘予春兰与我……哈?这是哪个看上了桂月楼的楼花?!”

“夏至一别,萧公子可曾知晓,奴家……木哇哈哈哈哈!!”

江流儿就这么看着她一边读一边笑开花,实在想不通她这毛病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十有八九和村西口的阮媒婆有关系。想着想着还不忘帮丫头把那些信叠好收起来。


半夜后市集散去,月上枝头,平静依旧。江流儿默声打坐,不免又被傻丫头打断。

“师兄,你说,我将来嫁什么样的人去呢?”

“阿弥陀佛,千里姻缘一线牵,师妹自有缘人。”

“我希望他又高又大,武艺高强,能教我功夫,最好还能教我骑马射箭!”

“怎可如此粗莽?”

“我就是不喜欢那些扭扭捏捏文邹邹病疚疚,看着就迂腐的,一点也不元气!”

“此事不可急躁,姻缘不可强求,三思为好。”


“嗯……大圣怎么样?”


甚?!

吓得江流儿掉了佛珠,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傻丫头。好半天才回神捡起,赶紧摸了摸佛珠上的顶珠,慌慌张张地念叨着“阿……阿弥陀佛呀……”

姑娘家看他慌乱好笑,嘿嘿地乐了几声,眼珠一转,又一计上心来。

“那师兄,干脆你还俗,我嫁给你得了!”


远在十万八千里外,纵横三界的齐天大圣刚刚被顺风耳惊得吞了桃核,这一下又吓得他猛地大咳了出来。

这小姑奶奶要造反啊?!


评论
热度(14)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