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洪中心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普洪】发个刀子

随手脑洞,瞎堆词!

死亡注意!【洪姐又被我搞挂一次!

我会在《王冠》里发糖的不要打我!

BGM:ring your bell (in the silence)

 

 

 

 

 

“普鲁士……”

声音像枯槁被北风戏谑,伊丽莎白气若游丝地喘出对方的名字。

 

基尔伯特抱着她,像是抱着一堆枯骨,轻飘飘的没有多少重量,伊丽莎白左胸口处的大洞若隐若现地散出一股内脏腐烂的味道,仅仅一霎,不详的惊惧感疯涌上来。

伊丽莎白颤颤巍巍地抬起一只手,轻轻搭住他的,指尖一点一点描绘过温暖的骨节,来到宽厚微糙的手背,细细拂过上面一道非常不明显的小疤痕,对方翻过手来紧紧握住了她。

那一点也不像她的手,又瘦又苍白,连掌心都冷冰冰的。

 

困意逐渐席卷上来,眼皮不受使唤的上下大战,翡碧色的瞳仁开始黯起来,望着基尔伯特的视线越来越涣散。

清凉的空气不断掏着胸口的洞,从那里流出的腥锈液体将两人的衣服都沾染了大片,颜色像极了基尔伯特睁大的眼睛。它张着饕餮一般的血口攫取着伊丽莎白的意识,暴露的神经末梢已经失去了痛觉,疲倦侵蚀着肢体,就快要将伊丽莎白的生命吞噬殆尽。

 

她用最后一丝力气抓了抓基尔伯特的手,仰着头张了张嘴,黏稠的血块封堵在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好怔怔地用浑浊的翡碧色看着他。

最后一束光在重重的阖眼后消失。

 

 

难以抑制的痛苦真实而强烈地灌进基尔伯特的心脏,他用力将伊丽莎白抱在胸前,不停地吻着她温凉灰白的额头,双唇的温度也无法再使它重新泛起玫瑰花般的娇艳气色。

他喃喃地,喃喃地在嘴里说着自己也听不清的话。

手中和怀里的温度以一种可以感知的速度冷却下来,紧紧交缠的十指也慢慢松开一道细微的缝隙。

呜咽终究没能再抑制下去,红眼睛充斥着浓得化不开的悲哀和混乱,温热的液体从里面溢出来便再也止不住,划过一道痛苦的痕迹。

一切情绪都在那对翡碧色失去光泽的那刻被彻底剥夺了意义。

如同他名字的含义那般,被称为普鲁士的男人,连最后的爱意也一并失去了。

 

低泣着,咳嗽着,无助着,只好大声嚎啕起来。

没人听得见。


评论(2)
热度(9)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