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王冠(5)

※纳尼亚传奇paro

※主普洪,副独伊,亲子分,米英,可能有其他CP,露子再次恶人役,最后会挂掉!注意!

※文笔很烂,OOC有,保证HE,尽量不虐!有可能是坑。

※以上OK嘛?

※以下开始




本章话多注意

本章配BGM:The Kings and Queens of Old



基尔伯特睁开眼后看清的第一件事物,是伊丽莎白那头栗色的温顺长发,右鬓上的红色天竺葵消失了。

估计是在逃命的路上弄丢了吧。他想,试着动了动身子,慢慢抬起一只手,伸过去,用最轻的力道触碰那些细丝。他这一动,伊丽莎白就醒了。

她似乎没有睡地很熟,翡碧眼睛还是很晶莹,担忧地看着他。

“你感觉怎么样?”她说。基尔伯特向她点了点头,再一次抚摸了她的栗色头发。伊丽莎白也伸出手去覆盖住他的额头。而他再被触摸的瞬间怔了怔,随后确认对方只是在为他测量体温。

“已经退烧了,好兆头。”伊丽莎白很高兴。

基尔伯特正准备向她询问所在何处,床正对着的门里走出了一个活力十足的身影。

 

“您醒啦!”安东尼奥手里拿着一些东西进屋,把它们放在小边桌上,走到伊丽莎白身边望着基尔伯特。“可真是悬啊,您还记得吗?您在冰冻湖上晕了过去,被一群野狼围攻,那可不是什么善茬,幸好俺和罗维诺还剩了些滕箭。这里是俺的家,叫俺安东尼奥吧~”

基尔伯特被安东尼奥突如其来的一箩筐话说得有点蒙,他只注意到安东尼奥非常自然地坐到伊丽莎白身边,散发出吸引人的积极气场,他的心里突然感觉有点小堵。

“本大爷该感谢的人是你吗?”

“嘿!嘿!俺稀罕您这语气。”对方笑了起来,一句话堵得基尔伯特无言以对。

 

“或许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俺来为您解释一下——”安东尼奥瞥了一眼伊丽莎白,收起玩笑式的语气,向后退了一步站直身子,郑重地向两人行了一个标准的欠身礼:“欢迎来到纳尼亚,崇高的、尊贵的、永远受人敬仰爱戴的国王与女王陛下。”

 

纳尼亚世界自诞生之初就流传着这样一个预言:巨人的后代简蒂丝之子,恰恩世界的统治者——白巫师会为纳尼亚带来百年的冰雪寒冬。而在百年之后,将有三位人类降临纳尼亚。他们一个拥有黎明般的正直公正,黄金一样的荣耀光辉,年轻俊美,他将成为纳尼亚绝对至尊的国王,一个如同天竺葵的红色一样勇敢温柔,手持圣剑与苹果枝,长发和披风一起飞扬,那将是纳尼亚的圣女与战武之神,最后一个拥有双重面孔,一副犹如死神另一幅英俊无比,他的背上有一双巨大的黑色羽翼,他是峻山与平原的长唳之鹰,纳尼亚诸神与仙灵的最高皇帝。

终有一天,他们会来到纳尼亚,来到他们的人民身边,在神明们的注目下领导人民将漫漫严冬驱赶出去,重夺温暖的春日。他们将在凯尔帕拉维尔城堡加冕,成为城堡的主人,保佑纳尼亚千年的繁盛。

一直以来,饱受冬季折磨的纳尼亚居民都对预言深信不疑,安东尼奥不算纯正的纳尼亚人,他有一半阿钦兰血统,在纳尼亚境内徘徊寻猎的生活他过得不算差,对预言始终抱有一丝怀疑,直到他目睹能言兽们被诛杀,被囚禁,被变成石雕展示在白巫师的冰堡里。直到他从森林中救回快要被冻死的半羊人罗维诺,从他口中得知他弟弟被白巫师掠走。

直到他遇到了白发红瞳的基尔伯特,在为他换厚衣服时看到了他背后的黑色双翼。

“俺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天,您们真的会来,而俺是第一个接待您们的纳尼亚人。”安东尼奥举起茶杯向面前的两个人敬了敬。

 

那个纹身的纹样是简化的黑色双头鹰。是基尔伯特小时候亲父亲手为他绘制的,离家前往伊丽莎白所在的国土之前,他找人把它纹在了自己的后背上,黑鹰巨大的翼展覆盖住肩胛骨,利爪守卫着脊柱,象征他不忘祖国与家族,但他鲜少与人谈起和展示。

他从没想到这纹身有一天会成为进入异世界的钥匙。

基尔伯特接过伊丽莎白递来的热茶,没有直接喝,拿着杯子疑惑地看安东尼奥,也不知道是不是消化了他的话,隔了很久才开口。

 “难道没有别人画一个来冒充本大爷吗?”

“从没有人敢这样妄为,没有人会伪装预言所甄选的君主,也不会有其他人类能够涉足纳尼亚。”安东尼奥放下茶杯。“但是,总共应该有三个人,俺只看到您们两位。”

 

“我们正要向您求助。”伊丽莎白说:“您是否见过一个15、6岁的男孩,金色头发和蓝眼睛,穿白色衬衫,棕榈布的裤子,吊裤带和皮鞋。他叫做路德维希。”

他八成就是另一位国王了,可确实没见过他。安东尼奥心想,挠着头思索用什么样的话能不让伊丽莎白那么失望。

“我知道!”没好气的声音从窗外传进来,不一会儿就进了屋。半羊人进来之后抖了抖红发上的雪片,脱掉棉外套,跑到烧火的壁炉旁边烘着自己的软耳朵和手。“他八成已经被白巫师绑架了!”

“小羊羔你说什么?”基尔伯特像触电一样从床上跳下来,也不顾赤裸着脚,上去就要抓罗维诺。半羊人被他气势汹汹的模样吓得腿一软,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蹬着腿向后扭了两下身子。安东尼奥立刻跑过来把他扶起来,拍拍他的后背。

“慢点说,罗维诺,你怎么知道他被巫师绑走了?”

半羊人甩开了安东尼奥的手,嫌弃地瞪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写着字的羊皮纸,抛给他。

“自己看,混账!”

纸的上方中间有一个小小的破洞,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刺破的,痕迹还很新。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都上前来,围着安东尼奥听他读出纸上的字:

     

     搜查令

     本处原主半羊族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因反对纳尼亚之王、凯尔帕拉维尔城堡的主人、孤岛皇帝伊万·布拉金斯基陛下,庇护陛下的敌人,窝藏奸细,与人类友好,罪行严重,现已被捕,即将受审。 

     伊万·布拉金斯基陛下万岁! 

     保安局长封 冬妮娅·阿尔洛夫斯卡娅 

     (签名)

四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显然罗维诺刚才是去了他弟弟的家。

“我本来是要告诉费里西安诺你们已经到了,谁知道他家烧得连根羽毛都不剩!他肯定见过他了!否则不会被白巫师抓去当石像!”罗维诺说着说着哭了出来,捶打着安东尼奥的肩膀,安东尼奥伸出手把他搂进怀里,一下一下地给他顺着呼吸安抚。

 

“我说不上我到底是否喜欢这个地方。”伊丽莎白有点相信了之前安东尼奥所说的关于预言的故事,眼下的羊皮纸真真切切地提醒着她,这些或许都不是在做梦。

“这个国王是谁?”基尔伯特问,“你知道他的情况?” 

罗维诺抢在安东尼奥之前哭骂着回答:“他哪里是什么王,就是个魔鬼!就是那个白巫师。所有人都恨死他。他到处施妖术,所以这里一年到头都是冬天,始终没有圣诞节!都是因为该死的人类!费里西安诺才闯下了这样大的祸。他掩护你们的同伴!才会被巫师抓走!”他越说越激动,使劲扯着安东尼奥的胳膊,对方只好把他抱得紧了一些。


“这张纸上说他庇护国王的敌人、与人类友好应该就是指阿西。看来得想法找到他,才有可能找到阿西。”基尔伯特双拳紧握,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那么懊恼,表情越变越可怕。 

“恕俺直言,您们孑然一身,连件大衣都没有,往哪里去?”安东尼奥说。 

“你,住嘴!”红眼睛甩出一道锋利的视线,他很生气。

“安东尼奥说得不错。”伊丽莎白说,“如果我们不到这儿来,就找不到路德维希,但我们必须先回去取些衣服,再回来找到费里西安诺先生,想想办法。” 

“但是,您们出去以后,恐怕就不能再到这个国家来了。谁也不能保证魔法大门是否还会将您们送回来。俺倒是能给您们找几件大衣和鞋子什么的。”

 

“本大爷怎么知道你是敌人还是朋友?别见怪,我们之间还不熟呢。”基尔伯特此时戒备十足,站在伊丽莎白身边,看着面前互相拥抱的猎户和半羊人。

“你个混蛋!”半羊人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听到这话又跳起来骂:“忘恩负义的!如果我们是你的敌人,早就让狼群把你们当晚餐了!”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另一样东西递了过去,基尔伯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阿西的领巾!”

“是嘛!”罗维诺抽着气,哭花的脸面对着基尔伯特:“费里西安诺被捕之前不知道听到了什么鬼风声,就把这玩意儿给了我,说他如果有什么意外,就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们,领你们到……”说到这他捂住了自己的嘴。

“哪儿?”伊丽莎白顺着话问。

安东尼奥把罗维诺安抚到壁炉旁边,让他继续烤着火,给了他一颗冻得像石头一样的可怜番茄,自己回过身来继续面对两位国王,他四下看了看,非常神秘的向他们点点头,又做了一下手势,叫他们尽量靠近自己站着,以致国王们都能闻到他身上的兽皮味。

他的声音低得都快听不见了。

 “东部营地,阿斯兰的军队都在那里集结。”

 

现在,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发生了。两位国王和你一样,一点也不知道阿斯兰是谁。但安东尼奥一提起阿斯兰,他们身上就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也许有时你在梦中碰到过类似的情况。往往你在白天听到一样新鲜事情,到了梦中,它的意义就大得非常出奇——不是导致一场可怕的噩梦,就是美好的无法用语言表达,使你终身难忘,巴不得能不断重温这个美梦。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一听到阿斯兰的名字,他们都感到心里有一样东西在跃动,基尔伯特突然变得无所畏惧了,伊丽莎白感到有一种芬芳的气息,或者一首美妙动听的乐曲在她身旁荡漾,似乎还有一些兴奋和喜悦,就像你在某一个早上醒来想到假期或夏季就要从今天开始时的心情一样。

 

“现在,”安东尼奥走过他们把茶杯收拾起来:“请两位等我准备一下,我们吃晚餐,好吗?不用说,我们现在可以着手干我们的事了。天又下起雪来啦。”他抬头望了望窗外继续说道,”这就更好了,雪一下,就不会有人来找我们了,如果有人想跟踪的话,他也发现不了任何足迹。”

 

“请你告诉我们,路德维希到底出了什么事?” 饭后,伊丽莎白毫不犹豫地向还在哄罗维诺吃饭的安东尼奥发问,对方向她笑了笑,轻轻吻了一下半羊人的额头,嘱咐他自己用餐。

猎户摇了摇头对她说:“那可是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毫无疑问,他是被警察带走的。这个情况是小罗维诺探听到的,他有各种各样神奇的动物小伙伴,它们亲眼看见他被带走的。” 

“他被带到什么地方去了?”伊丽莎白问道。 

“嗯,据说最后看到他的时候,他们是朝北去的。大家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但是我们不懂啊。”伊丽莎白焦虑地凑近安东尼奥。安东尼奥非常忧郁地摇了摇头说:“恐怕他们把他带到伊万的住所去了。” 

基尔伯特的拳头又紧了紧:“伊万想拿他怎么样?”

“唉,这就难说了,凡是被抓去的能够出来的不多,全变成了石头雕像啦。据说,在他住的城堡里,楼上,厅堂里都堆满了石头雕像。他把人们……”安东尼奥顿了一下,压低声音继续说,“通通变成石头了。” 

     

伊丽莎白非常焦急:“但是,安东尼奥,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我们该怎么把他救出来?”

 半羊人坐在壁炉旁边颤抖着开口插话:“如果你能有办法的话,可以救他的命。但是你们怎么能强行进入那座死人城堡再活着出来呢?” 

“用点计谋?比如打扮成小贩或别的什么人,或者等他不在家时,偷偷地潜进去或者……该死!总之,无论如何都得救他出来。”基尔伯特有些懊恼地低下头,“瓦尔加斯,你的手足不顾他生命危险救了本大爷的弟弟,本大爷可不能不管他的死活” 

“不行啊,基尔。”安东尼奥说,“再想办法也没用。唉,听说阿斯兰已经降旨了……” 

 

“哦,对了,说说阿斯兰吧。”伊丽莎白提醒着,说到阿斯兰,那种神奇的感觉有点春天来临的第一个信号,就像什么喜讯在拨动着她的心弦。 

“阿斯兰是谁啊?”基尔伯特问。安东尼奥和罗维诺的表情像是吃了条腐烂的拉丁鱼。

“阿斯兰?这您还不知道吗?他是主,纳尼亚的造物主,但他只出现在传说和寓言故事里。不论在俺祖辈的一生中,还是在俺这辈子,他都没来过。但现在有确实的消息说,他已经降下了预言。一定要将白巫师彻底消灭,能够解救纳尼亚的只有您们。” 

 

“伊万不会也把阿斯兰变成石头吗?”伊丽莎白问。 

“您这问题真是简单幼稚!”罗维诺拉着脸地回答说,“把他变成石头?如果伊万敢在他面前站起来,正视他一眼,那他就算是有种的了。” 

“我们要去见他吗?”基尔伯特接着问。 

“见不到他的,但俺就是因为他的预言才对您们说这些的。俺必须把您们带到军队驻地去。”安东尼奥表情坚定。 

 

“虽然感觉这事情够荒唐,但也只能相信你了。”基尔伯特叹了口气。 

“说得没错,您需要相信俺!”安东尼奥用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震得满桌的杯子和碟子都叮当直响。“俺来给您们带路,顺着冰冻湖的下游一直向东,离这儿好远呢,俺送您们到营地那儿!” 

“还要走这么远的路,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不知会怎么样?”

“能帮助他们的最快办法就是去找营地与部队汇合,只要和国王在一起就会有办法,所以既然阿斯兰降旨了,您们又来了,一切都得结束了。很久以前——具体什么时候谁也说不清楚——就听说阿斯兰到那一带去过,但是从来也不曾有过人类的足迹。” 

 

“我说,难道白巫师自己就不是人吗?” 基尔伯特挖了挖耳朵,做了个倾听的动作。

“他就希望我们相信他是人。”罗维诺回答了他,“他就是以此自封为王的,但他根本不是人类!他是亚当的……”他停顿了一下,眼珠转了转“他是简蒂丝的子嗣!就是亚当和第一个妻子莉莉丝生的巫婆!莉莉丝是个妖精,这个巫师身上只有女巫和巨人的血统,没有一滴真正人类的血液!” 

“对极了,罗维诺!”安东尼奥又拍了拍他,招致对方一句混蛋,他毫不在意,“伊万总是害怕纳尼亚会出现人类,他提防人类已有好多年了。如果他知道您们都在这儿,他就会变得更加狠毒。” 

“为什么?”

“这就要说到一个古老的预言了,在凯尔帕拉维尔,也就是这条河流入海口附近的那个城堡,照理它应该是整个国家的首都,有三个国王的宝座。很久以前,谁也记不清是什么年代了,在纳尼亚有这样一种传说,一旦人类坐上那三个王座,不仅白巫师的统治,而且连同他的生命都将一起完蛋。这事假如让他知道了,想害死您们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一直这样聚精会神地听着安东尼奥讲话,他们好长时间都没有去注意别的情况。安东尼奥说到最后,大家都寂静无声的时候,基尔伯特突然出声: 

 “伊莎,我们走吧。” 

先是一阵可怕的沉默,接着伊丽莎白发问:“走?现在?”。 

“疯了?!”罗维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呆毛跟着树立起来,“你们难道还不知道?去白巫师那里就等于去送死。” 

 

“不管怎样,”基尔伯特用一种平静的语调说着,“本大爷得去找阿西,他是本大爷唯一的兄弟,即使他比本大爷还坚强,但毕竟还是个孩子。” 

“所以要到白巫师住的地方去找他?您知不知道,救他或者救您们自己的惟一办法就是避免和他接触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基尔伯特冲他挑了一下眉毛。 

“天!他一心想的就是要把您们三人一网打尽,他一直在觊觎着凯尔帕拉维尔的王位。您们到他那里正好被他下手。您还来不及开口,就已成了新的石头雕像。就算只有一个人被抓,伊万只会让他活着作为钓饵,用来引其他人上钩。” 

“难道就没有人帮助我们了吗?”伊丽莎白皱着眉头望向基尔伯特, 

“看来眼下只有我们自己了。” 基尔伯特已经握住了她的手。

 

“要走就赶紧走吧,伊万老混蛋还不知道你们已经到了纳尼亚,趁他还没发觉,就别在这等死了!” 罗维诺从门旁的矮柜里扔出来几只雪靴,安东尼奥站在他身后,打开壁柜的门,拿出两件厚实的大衣递给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

“罗维诺说得对,必须立刻出发,离开这儿!”


评论(2)
热度(14)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