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洪中心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王冠(4)

※纳尼亚传奇paro

※主普洪,副独伊,亲子分,米英,可能有其他CP,露子再次恶人役,最后会挂掉!注意!

※文笔很烂,OOC有,保证HE,尽量不虐!有可能是坑。

※以上OK嘛?

※以下开始

 



【本章亲子分上线】

【本章配BGM:Prince Caspian Flees


宪兵队来得太突然了。

戴三脚帽的军人们提着火枪径直闯进旅馆,踹开了每个房间的门,把睡梦中的住客们挨个拎出来,唾骂着赶到一楼休息室,所有人的头脑从昏蒙到疑惑再到恐惧不停地转变。

驼背干枯的旅馆老板连同他的老伴被一个像是头头的人抓到面前摔在地板上,老板娘冲过去抱住他,灰色的眼睛狠狠瞪着坐在沙发上的大胡子军人。

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刚才就睡在那里,毛毯被大胡子坐在屁股底下。

如果不是为了寻找路德维希,他们现在也会像其他住客那样被拎过来搜身查行李。

 

伊丽莎白被基尔伯特紧捂着嘴,和对方一起蜷缩在二楼楼梯下狭小的储物柜里,两个人的呼吸屏地很紧,额头开始冒出冷汗,变形的木门缝里传出大胡子军人粗糙的嗓门,他们及其紧张地凑过去努力看清。

“抱歉打扰各位酣眠,我不管你们当中是不是有什么爵爷夫人,皇帝陛下的命令在前!”他拿出一个金漆印章的信封,把它举过头顶晃了晃,那上面是皇室的纹样。“搜查间谍!该死的德国鬼子!你们只有三分钟的时间准备证件!快!去!拿出来猪猡!”

这话听得旅馆老板夫妇和住客们都猛然一惊,若此话为真,就算他们有什么样的爵位,也只有更可怕的结局。女人和孩子们被男人牵着,哆哆嗦嗦回到各自房间,取出证件交给一个持枪的高个军官。

 

冷静点,他们是宪兵,不是强盗,你只是一个从首都来此避难的普通市民,你身上没有稿件和密报,更没有他们所需要的任何东西,他们搜完就会离开了。

伊丽莎白努力催眠自己冷静下来,一只手握住基尔伯特,对方的心脏隔着肌肉紧贴着她的后背,咚咚咚跳地极快,抓着她的手紧张害怕地皮肤发白。

只是伊丽莎白没想到,身后这个和她一样恐惧的基尔伯特虽然会说一口毫无异音的本地语,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德国人。

更重要的是;路德维希还没有找到。

白色的发梢被汗水浇湿后紧贴着额头和鬓角,骨节明显的手抓疼了伊丽莎白,握住手腕的女性手指也抓他地紧,他们听着门外越来越清晰的怒骂和摔打,小孩子的尖叫,老板娘的祈求,甚至听到了嚎哭。

他们迟早会搜查到这个储物柜,必须找机会让伊丽莎白逃出去,就算她是匈牙利人,也已经被自己牵连,只有想办法从那堆旧军靴的脚下幸存,才有可能再去找一找路德维希,

基尔伯特把唇放在伊丽莎白的耳畔

“伊莎,你相信本大爷吗?”

 

伊丽莎白被他突然的耳语吓得心脏骤停,差点碰到柜壁发出声音,翡碧色的眸子转向基尔伯特,看到对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强装自信的笑,唇角的汗珠顺着唇线滑到下巴。

她没来由地点了点头,基尔伯特眨了一下眼,继续对她说:“等那群傻瓜到客厅集合的时候,你就往院子跑,往外面跑,越远越好,他们追不上你。”

“那你呢?”

“拖住他们,本大爷会追上你。”

这是什么话?!

 

时间没有给伊丽莎白疑惑的机会,在基尔伯特的耳语降下最后一个音之后,军靴登登登踏过了他们身边的旧楼梯板,基尔伯特把伊丽莎白抱得更紧了。

一共十一个人,和基尔伯特预想的一样,他深深呼了一口气,与怀里的伊丽莎白对视了一眼。一脚踢开变形的木门板。

果不其然几个宪兵队员听到了巨响向他们奔来,基尔伯特抄起橱柜里的面粉袋子,照着第一个兵疙瘩的头掷过去,白色的粉末掩住了来者的双眼。他活动活动腕子,朝着第二个人的门面挥动拳头。

第三个人,第四个人拿着带刺刀的火枪加入了斗殴,基尔伯特带伤的胳膊被挑出了第二道血渠,顿时血流如注,被伊丽莎白看在眼里。

二楼橱柜很久没有用过,也自然不会有什么合适的武器,伊丽莎白只好拿起那个满是尘土的平底锅,用它敲晕了刺伤基尔伯特的那个人。

铁质的锅子在目前这种窘境之下倒是能够抵挡一阵卷边的下等刺刀。基尔伯特一边捂住不断流血的胳膊躲避着刀刃,一边看着伊丽莎白拼命挡在他身前挥平底锅,那招式像极了挥动刀剑。

两三个人被伊丽莎白敲出了局,一时居然没有人能上前袭击他们。两方停滞了一秒,基尔伯特立刻拉着伊丽莎白以最快的速度向顶楼狂奔。

雕刻着狮子与猎鹰的大门在等着他们。

 

这不可能……

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进入雪原的第一眼就被白茫茫的雪花迷了,他们来不及思索眼前的仙境是什么情况,只听见越来越近的粗嗓子在门外怒骂着。他们没有选择,只有在一望无际的杉树雪林中向前拼命地跑。

基尔伯特的血顺着他们的脚印在白雪中断断续续留下一道扎眼的红带。

 

跑出足够远他们才回头看来路,似乎没有人跟上来,周围除了高高的树,只有雪和冷风抢夺着两人的体温,伊丽莎白冷得用力搓着胳膊和耳朵,附身查看基尔伯特的伤口,伤口已经冻成了一片吓人的模样,越来越大的风雪把冰晶吹在那上面。

基尔伯特的脸愈发苍白起来,他的发烧还没好,白发间的汗水被冷风乍然刺激,再加上衣着也不够厚实,他已经感到头晕目眩,脚步开始打飘。

一声长嚎突袭了他的耳朵,红色瞳孔本能地放大,基尔伯特心下一凉,他们依旧未脱离危险。

 

峭壁上,石块上,浆树丛里,不知何时潜伏了一群一群的犬科野兽,它们追着鲜血的足径前来,不一会儿就聚集在伊丽莎白与基尔伯特身边。

足够二十多只的野狼群,每一只的双眼都闪着贪辘的绿光,吻部紧皱,獠牙里喷出可憎的呜呜声,开始围着即将到手的猎物打转,基尔伯特知道,不出一分钟,这群畜生就能把他们都撕成碎片。

基尔伯特咬牙环视着越来越近的狼群圈,余光扫了伊丽莎白一眼。伊丽莎白的右手环着他的肩膀,左手还提着那只沉重的锅子,挡在胸前,脸上也是眉头紧皱牙关紧咬,但相比刚才窝在碗柜里少了几分恐惧,更多的是愤怒和紧张。

又一阵肃杀的狂风袭卷过来,基尔伯特颤抖着的呼吸变为猛烈的咳嗽,还没来得及喘出第二口气视线就开始模糊,随即失去意识倒在伊丽莎白怀里,收入红色瞳孔中的最后一个场景是一头狼从伊丽莎白背后猛扑上来。

 

基尔伯特没看到的是,伊丽莎白的另一只手奋力挥起平底锅,将那只年轻的狼拍出去两米多远。但只要头狼失利,接下来的就是血腥的群攻,伊丽莎白抱着基尔伯特跪下来,用锅子护着头,紧闭起眼睛祈祷上帝。

骇人的獠牙在接近伊丽莎白的头发时突然后退,凄烈的嘶嚎在耳边诧响,伊丽莎白被吓得睁眼一望,一支利箭直直射入了那只狼的眼睛,野兽疼得瞬间跳离了她。

然后是第二支和第三支箭,数十支箭无一虚发全部射中狼群的身体要害,有些当场被射中心脏倒地死亡,余下的几只则带着断箭瘸着腿逃进了森林深处,雪雾很快遮盖了它们的身影。

 

“给老子滚!狗腿子们!”

“干得漂亮!罗维诺!”

两个声音一前一后响起,头一个带着满满的怒气,后一个却欣喜地称赞着。伊丽莎白抬起头,不远的树林后面走出来两个人。

走在前面穿短袄和皮子长靴的红发少年向野狼离去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额前的呆毛在帽子下面直立着,似乎跟着主人一同把气撒给上帝。刘海下的双眼在伊丽莎白脸上转了一圈,面部表情立刻从气鼓鼓变成了羞答答,脸瞬间红成了猪肝色,长耳朵也跟红了个透,他倏地转过身去,后背上是用白色象牙和猪皮带制作的箭筒,里面插着一张精良的兽筋弓和十几支箭。

迎着他走过来的第二个人是个比他高一点的麦色皮肤的青年,披着兽皮围成的外套,手里拎着木制十字弓和砍刀。灵活的绿色眼睛在三人身上各自扫了一遍,先是笑着拍了拍被称为罗维诺的害羞少年,蹲下身子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然后向伊丽莎白伸了过去。

“您没受伤吧?叫俺安东尼奥就行。”

声音和表情颇具令人喜爱的活力与阳光。

评论
热度(17)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