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K青】无题片段

个人二次设定K青同居前提。
无剧情,分镜脑洞。
OK请往下















中森青子在此场景下感到不适。尽管父亲宽厚的大手搭在肩上,不时还向她耳语着抚慰的话,在这种气氛下依旧令她不安。
这是她上大学后第一次与父亲一同出席活动,在她原本的期待中,应该是和久违休假的父亲一同去看樱花,购物,或者父女俩选一家不错的餐厅畅叙,而不是为了警察工作的需要来扮演宝石的护卫者。

宝石的主人是一位准新郎,今晚是他将这块墨绿色的稀世珍宝交予终身伴侣的日子,同时庆祝他最后一个单身之夜,来参加party的无非都是同学和同龄朋友,青子人在其中不显得突兀,以此为由,警部不得已向自己的女儿求援,女孩子耐不住父亲少见的央求态度,只好战战兢兢地应下,可她毕竟不是老练的警员,更不是沉着冷静的成熟女性,再怎么周密的保卫计划也无法安定她紊乱的思绪。
谁让那个不可一世的怪盗1412号是她秘密的同居室友呢。

青子不笨,也曾经在怪盗身上试过自己学来的一点话术,试图盘问出对方的真实信息,哪怕一点点。奈何对方滴水不漏地打逻辑太极,没有给她留下任何继续探究的空间。
这次的行动也是突然的,在此之前怪盗没有告知她任何信息,无缘无故从她的小公寓里失踪了好久,直到父亲收到预告函。

父亲端来常温的果汁给她,让她安心地准备一下,稍后大家敬酒时她只要坐到新娘身边,紧盯着宝石即可。 青子暗暗念着自己要镇定再镇定,按照计划坐了过去。
主宾说完简短的祝贺,已经微醺的准新郎便起身举起了香槟杯致辞,一口喝干,言语之间不乏对怪盗的恶毒诅咒。
青子尴尬地听着,再次感到不适。

厅内吊顶的水晶灯泡纷纷发出破碎的声音,漆黑如约而至。宴席中出现了议论与唉叫声,以及警部大吼着“请大家镇定!”。青子无暇顾及那些,尽职地盯着新娘胸前的宝石项链。

这一次,怪盗1412号没有破窗而入,也没有从人群中走出来卸去谁的伪装。还是高调地不像话,居然从水晶吊灯上直接飞身而下。

他起身,双手插兜没采取任何行动,周围的宾客也已经换成了层层防御的警员,荷枪实弹的枪械纷纷对准了高礼帽下的俊脸,警部大声下着部署命令,而怪盗早已对这么隆重的场面视若无物。
转过身,信步走向神情呆滞的新郎官,俯身拉了拉帽檐,低头如对待喽啰般开口:
“您刚才的一番言论,对在下颇有偏见。”
新郎官明显双肩一颤,怪盗的左手从裤兜里出来,比了个枪的手势,食指对准了新郎的额头。
“重复一遍如何?”

右侧的警力人墙中最前面的是一位年轻的特警队员,或许是激荡的情绪无法控制行为,他的手枪走了火,子弹擦过怪盗唇边的弧线,直直地钉进大理石柱中。

怪盗的眼神在子弹飞过去的一瞬间变得凛冽无比。小警员不可思议地看看自己的手和枪械,再抬头,单片眼镜后的蓝眼睛闪过一丝电流,短促的哼声像演奏波尔卡的小提琴最后一个拔高的音节,有力地砸进小警员的耳膜。
随后他们迎来了一阵狂风般的席卷。

怪盗跳上桌子,挥舞起白色的衣袂,连带宽大的披风被带起一阵风,风里夹杂着无数快速飞出的纸片,玻璃与瓷器的破碎声与尖叫声此起彼伏。各种东西四处乱飞,袭向四周的人群,无论是警员或者好事的围观者。枪械被通通毁得七零八落,就连防暴盾也被这些“纸片”袭击挂了彩。
伺机而动的警部一眼瞟过去,倒吸一口气。那是分明是一张张被削尖边缘的铁扑克,就如同一个个锋利的刀刃。

最后是怪盗抓起的桌布一角,用力向外围一拽,满桌的混乱借势被抛向半空,全部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令人心惊的响声。除了被他握在手中的一杯红酒。
唇边和眼角的笑意带着更多的嘲讽意味,怪盗笑着作势对新郎举了举杯,将杯中酒小啜一口,满意地欣赏对方吓傻的扭曲表情。

青子将新娘小姐挡在身后,自己按照计划原地待命,她知道,如果乱跑或者撤离,反而容易被怪盗得了手,必须冷静再冷静地迎面而对。如她所想,白衣怪盗看到了她,眼神变得柔软许多。也让青子再次确定,那个会在睡前会吻她额头的男人就是面前这个放肆戏谑的盗贼。

出她意料的是,怪盗没有看她背后紧张恐惧的新娘小姐,将蓝色的瞳仁对上她的眸子,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怪盗捧着酒杯站在青子面前,低头微微行了个礼,随后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靠近她的面庞。
“在下今晚是来找您的……”

女孩子表露的惊讶疑惑和其他复杂情绪尽收眼底,怪盗微笑着晃晃手里的空酒杯,杯中响起清脆的“叮铃”声,墨绿色的保护对象赫然出现在里面。

“东西已经到手了。”

评论
热度(16)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