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审美还得靠怪盗》【大学生活向】【一发完】【糖】

黑羽瑜韵:

【无意间开了个脑洞,限时码字练习,不,我不要放弃我的少女心!!!】


【快斗(怪盗)·中森青子】【无虐】【甜甜甜】




《审美还得靠怪盗》  


 


文/黑羽瑜韵


 


【警告】能接受青子审美力差的进。


 


中森青子是个相当幸运的女生。头脑不差,长相不差,有个虽然一向生硬了点儿但一向铁汉柔情、值得尊敬的老爸,还有一个虽然一向玩世不恭完全不靠谱但一向拿得出手的青梅竹马。


 


这个不太靠谱的青梅竹马,导致她至今也没有男票。


 


中森青子不是那种特别经典女主角类型的女生。警察家庭出身的她游走在女汉子和呆萌的边缘,在寝室里扮演着体贴可人任劳任怨的舍长角色;不太矫情、没什么春花秋月,负责给好姬友们讲解所有她们可能会问到的数学题。


 


这样理科强势担当的作风,导致她在一群文科脑子的室友中成为了槽点的集中地。


 


是的,青子已经光荣升入大学了。平常的生活和以往没什么不同,爸爸继续忙忙碌碌地追逐着怪盗,某人继续在大学里肆无忌惮地旷课胡闹……如果说有什么不和谐的话……


 


“呐,青子!说真的,这件裙子就不要穿了吧!不能因为自己一直是高中生身材就扒着高中时代的衣服不放啊。”室友从小化妆镜前转过头对她说。


 


“什……哪、哪有!有很难看吗?!”她惊讶道。


 


“当然有啦!”慧子是学校礼仪队的领头,是宿舍里的审美担当。


 


“……”女孩子被说衣服不好看,当然是郁闷的,青子从衣橱里拿出另一件常穿的衣服:“这个呢?”


 


“不不不不好,穿这个是要让自己看起来16岁吗?我可不想和你出门的时候被当做带着小妹妹好嘛!”随着谈话的进行,其他的室友也参与进来,共同赞同着。


 


“哼!那这个呢……”


 


摇头、摇头、还是摇头。


 


“真是的!我穿什么你们都不会满意是吗?嘛,就让你们去嫌弃算啦!”青子感到郁闷了,索性关上橱门。


 


“青子,你这么不在意自己形象,可是会没有男朋友的哦!”慧子开玩笑道。


 


“诶,说起来,中森同学似乎……真的……没有过男票?”


 


“怎么会?我们青子那么漂亮!”


 


“呐,你们不知道吗,不会打扮的女生漂亮也没用哒……”


 


“对了,青子,你和黑羽君关系那么好,他真的不是你男票吗?”


 


“不、不是啦……”在室友们恶意满满的调侃中,青子脸红了“都说了多少次不是啦!”


 


“都!说!了!不!是——”忍无可忍的少女的狮吼。


 


“哎呀哎呀,炸毛了,别那么吓人嘛青子~~~~”


 


 


社团活动结束之后,已经很晚了。青子却没有急着回寝室去,而是坐在校园小湖边的长凳上发呆。中午在寝室的一番杂谈,她不能说是不在意,有那么点儿小小的委屈。想找个人谈心,然而当时正赶上怪盗基德的预告时间,爸爸一定是没空理她……而且,中森警官的终极审美大概还停留在她十二岁的时候……这种觉悟她也还是有的。


 


“哎呀……好苦恼啊……”她喃喃道。


 


……


 


那个电话,绝对是一不小心拨出去的。


 


!!


 


这个时候,快斗多半是回到寝室了,和工藤君他们一群室友凑在一起……怎么可能会听她电话啊!


 


她一个机灵,下意识地就要挂断,但铃声只响了一下,就飞快地接通了:


 


“青子?”他的声音清透而且非常清醒,简直不像是在一个应该上床睡觉的时间点上的声音。


 


那是当然,这个时候的黑羽快斗,或者说是基德大人,连一身纯白的演出服都没来得及脱,就在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接了电话。


 


“呐,快斗……你说……”她还是有一点委屈,听到他的声音感觉更加不得了。


 


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为什么都不经常和我联络啦?


 


有喜欢的人了吗?


 


呵呵,难道是有女朋友了吗?


 


为什么……不是我呢。


 


念头到了这里,她居然有点哽咽,说不出话来。


 


“喂,不说话的吗,笨蛋青子?”那边的人发出一声没心没肺的轻笑,仿佛刚参加了一场火热的PARTY有些疲惫的样子。


 


“这么晚打给我,怎么啦?”


 


“你说——为什么我穿衣服总是被说不好看嘛!”口不择言,刚一出口,她就羞红了脸。真是彻底放弃了。


 


“……”电话那头也是一愣。


 


“连你、连你也觉得我土气难看是不是!……”青子终于小声啜泣起来。


 


“——不!——傻瓜你在哭什么啦!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哭啦……”黑羽快斗瞬间手足无措,连忙安慰。一会儿语速很快地又说:“我从来也不觉得不好看……如果你自己不满意的话……大概……是觉得自己看起来不够成熟?这个……我可以帮你解决啦……”


 


“你说,什、什么……”


 


“帮你解决!……总、总之你不要哭哦……不要哭……”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不知不觉地就放得特别温柔……


 


“知、知道了……谢谢……我挂了……”青子自觉丢脸地擦干眼泪。


 


“等下!我——”


 


挂了。


 


 


自从那晚的电话后,青子还真是没指望黑羽快斗真的帮她解决什么问题,对于那次通话,不如说是他的秒接更能给她心理上的安全感。


 


但是事实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两天后是周三,下午没课。青子和室友们肩并肩出了教学楼。突然一个室友尖叫起来:“那不是黑羽同学吗!”


 


青子抬头一看,还真的是快斗。他正淡淡地倚在门口柱子边,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搭着浅色格子衬衫,一头碎发随风飞动。


 


“快斗……?”她震惊地看着快斗从容淡定地向她们走来。……身边的室友们一个一个的居然比她还激动。


 


“工学院的黑羽快斗比照片上的还帅我的天……”


 


“是啊没眼看了XD……”


 


“卧槽……青子简直人品爆表啊……”


 


她呆呆地看着他越走越近,百思不解他今天为何会来找自己。


 


“青子?青子?”快斗耐心良好,面带微笑地喊了她两声,见她没有反应,抬手在她耳边一个响指:“回神啦!”


 


“啊!咦咦咦……!”


 


“我上次不是说有空会陪你去看下衣服什么的……你忘啦?”


 


“是……是吗?”


 


“是啊,走啦。”他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还不忘回头作绅士状地招呼她的室友们:“我们失陪啦。”


 


两人直奔购物中心。


 


披着怪盗基德ID的黑羽快斗,虽然是工科生一枚,但他审美基因显然不同凡响:


 


有数十年舞台表演经验的魔术师老爸一个、生长在浪漫之都巴黎且着装风格前卫潮流的老妈一个、他自己也是在各种大大小小的舞台展示中积累了无数经验的第二代怪盗基德、领教过欧洲公主、名流女星、贵族名媛等等各路美人的时尚品味。


 


怪盗的审美,当然远远胜过他的侦探宿敌们:一件蓝色西服玩一年的工藤新一、棒球服少年服部平次和COS福尔摩斯爱好者白马探。


 


以上评价全是怪盗基德大人自己说的。


 


他的陪逛街,带给青子不止120分的审美力加成。


 


面对买衣服这个冗长的过程,黑羽快斗并没有显出特别的不耐烦,只是从衣架上取下一件件衣服,示意青子进试衣间:“我看这个大概可以的。”


 


试到最后,连导购小姐也赞叹了:“小姐,我第一次见到这么耐心而且眼光如此之好的男朋友,您真幸福呢。”


 


她脸红了多少次,简直数不清了。她从没一下子挑这么多衣服……啊不不,还有多一半是快斗在提着。而且他还很大方地替她付了帐。


 


“什么?……男生付钱不是惯例吗?”


 


“我说的是……你哪里来的钱啊笨蛋快斗!”


 


“打工啦打工!……喂你可不可以不要当众打我头啊!”他向后一闪身躲过她的突袭,“真是的,明明陪逛街脾气还这么大!”


 


 


“天哪!……青子,黑羽同学太强了。我简直要拜他为师。”慧子赞叹地对青子说,“人家完全拯救了你啊!”


 


一周后的晚上,女生们的卧谈会里,慧子再次提到这件事:“黑羽君简直是理想的男朋友啊……”


 


“他不是我……”


 


“青子你太虚伪啦!!”


 


“还说不是!!”


 


“不是男票是什么!!”


 


“……其实,我也没想到他真的会陪我去啦,明明一副整天都忙得脚不沾地的样子,是挺惊讶的……而且这件还不是最中意的,本来有条白裙子我超喜欢的,但是最后尺码不合适就没买啦……”


 


月光般纯白的长裙,自然柔软的质感,和弯弯的荷叶边搭配着;蓝色的缎带横过腰间,怎么说都太少女心、童话风了……不过这样的东西,任何人会喜欢,也都不是罪过吧?就像纯洁的少女,对爱情有所期待,难道也可以说是奢望和错误吗?……


 


青子的手机响了。


 


“是黑羽君吗是黑羽君吗?”


 


真是受不了这群人……从逛街那一天开始就不断地开她玩笑。


 


“是快递啦!你们不要胡思乱想啦!”她下床穿上外套,“我出去一趟哦。”


 


“话说……我是网购了什么东西吗?”站在楼下,她向收货的便利店走去,一边觉得非常不对。


 


然而地方还没到,他在湖边那条路上被月白色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礼帽、西装、披风、月光一样的白……


 


“怪盗基德!”


 


“SURPRISE TIME!”怪盗不给她犹豫的机会,骤然逼近,一把揽住她的腰:“呐,青子,认不出我了吗?”


 


“快、快斗……”她后知后觉地拿掉他的单片眼镜,黑羽快斗那湛蓝色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什么啊,打扮成这样?”


 


“因为啊……今天我兼职的酒吧有COSPLAY表演的活动~”


 


她刚点了点头,突然砰地一声,粉色烟雾在眼前炸开——“诶!——”她的尖叫还没停下,烟雾已然散去,脚腕凉凉的……


 


她身上穿的,难道不正是没有买到的那条白色裙子?!


 


“快斗……你……”


 


“呵呵,跟‘怪盗’约会的话,小姐,留下遗憾可不行啊。”他微笑着弯下腰,漂亮的吻手礼。


 


然后是从他手心绽放的红玫瑰,毫无疑问地送到她手上:“你这么可爱,不可以妄自菲薄哦~”


 


少女低下头,遮掩不住的微笑缓缓绽放:“真的……”


 


“不需要对我说谢谢哦!”扶着礼帽,谦恭而幽深的微笑。身影化为花瓣和白鸽,瞬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等到那个时候,说……”


 


“‘愿意’吧~”



评论
热度(106)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