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狐兔】Runaway Baby 02

阿紫:

乐队主唱狐x警官兔 


警告:肉体关系开始,(将)含多次隐晦h描写,情场老手狐颓废兔 


01 http://jennywanzi.lofter.com/post/1d62ca3a_a575cb2


————————————————————


2.0


她好像陷在云朵里。柔软的,洁白的云朵里。她开心地笑着打滚。


云朵变了。松软的云朵越来越沉,越来越黏稠,充满液体般的凝滞感,把她的四肢牢牢缠住。笼罩在她头上的天色也暗沉下来,变幻莫测。时而如风暴中的海面样令人心生恐惧的墨蓝,时而如一望无际的罂粟田样浓得能滴下颜料般的暗紫,时而如地下管道中的污水样令人作呕的脏灰色。她被恐惧牢牢抓住心神,拼命挣扎着四肢,想脱出牢笼。


“别怕,亲爱的,别怕…” 一阵充满了无奈的好听声音清楚地传入她的耳朵,充满了安抚的意味。“别怕,别怕,没事的,别怕…” 


那声音那么温柔,她不自觉地按照他所说的放松了下来,心里的害怕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大半,再次安定下来。


“宝贝没事的…没事的…” 


在这声音中,天空的阴沉渐渐褪下了,再次露出如洗的碧蓝色。捆住她四肢的东西也消失了。她直立在空气中,周围一无所有。冰凉的空气沾上她的身体,她打了个寒战。


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贴近她的身体,在她身上温柔地抚动。


她闭上眼睛任由身体被打开,在那疼痛的一瞬眼前有绿色一闪而过。




2.1


她醒转过来。雪白的天花板和着灿烂的光芒先行映入眼帘。她从柔软的大床上坐起身,揉了揉眼睛。


这是一个宾馆的房间。她掀开被子,发现自己完全赤裸着身体,身子上却是干净舒适的。环顾周边,她的警服被摆放在床头,上面还放着一支玫瑰。在目光触及的那一瞬间她好像被烫着一样,扭过头不再去看。


宿醉所带来的头痛还隐隐发作着,她跳下床的一刹那因为突然站直而头晕眼花起来。她跌跌撞撞地走去卫生间,靠在洗漱台上拧开水龙头。


冰凉的水经过手掌从指缝间流下,她喘了一口气,闭上眼把水向脸上扬去。水珠触上脸颊流淌而下,她打了个激灵,晃了晃脑袋。瞬间清醒了不少,她疲惫地睁开眼,面对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看到的是一只湿淋淋的普通的兔子,一只耳朵永远耷拉着的兔子,一只满脸疲倦的兔子,一只身无寸缕的兔子。


她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在微弱的光芒下显得普通地像任何一只兔子——不不,一只普通的兔子起码还会开心满足地种着胡萝卜。


而她永远不会满足。


多么奇怪,身上没有那套滑稽可笑的警服的她反倒看上去更……像她了。


她一寸寸地端详着镜中的自己,突然心生厌恶。


浴衣被她匆匆从墙上扯下来包裹住自己,纵然那浴衣比她要大整整一圈。她把头埋在柔软的布料里,蹲坐在瓷砖上。


不过片刻,她便抬起头,解下身上的浴衣放在一边,跨进了浴缸。


哗啦哗啦的水声随即响起。在浴帘的背后,朦胧的水汽里,传来了一声水声也掩盖不住的,哭泣一般的叹息。




2.2


“嘿,Nick,要跟我们去玩吗?” 


“今天不了,你们去吧。” 他趴在床上动都没动,懒洋洋地说。


“又迷上前两天那个妞儿了?” 他的同伴随口笑问。


“废什么话,滚你的吧。” 他抬眼扫了同伴一眼,挥了挥手做出赶人的动作。


“好吧,你这次别再惹个什么会打人的妞儿就行。上次那个可还是我给你摊平的。” 鼓手摊了摊手,看到他不耐烦的神色笑着勾着贝斯手的肩膀走了出去。


房门被砰地关上,还能隐约听到他们在房门外的谈笑,室内却是回归了一片寂静。


会打人…吗?他不禁顺着想了下去,手指摩挲着纸片上的粗糙平面。也许还真会。


但她不会的。


她早就没有那份力气了。


他回想着那双紫色的双眼,那双已经不复透彻的紫色双眼


一个兔子警官…我很好奇呢。


他又仔仔细细地读出名片上的名字:Judy Hoops,然后拿起手机拨出了名片上的电话。


“Hoops警官,还记得我么?” 




——————tbc——————


对了谁知道怎么弄文字链接.......

评论
热度(50)
  1. 四孬阿紫 转载了此文字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