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快青(K青)瞎写的,依旧无题

OOC有

改编MK原作暗夜骑士篇结尾

“所以,这是你让你儿子吸食海洛因的原因?”
站在天梯上的两位怪盗同时一惊,黑衣服的显然过于意外,惊诧为何会有他人得知这个秘密据点,而白衣服的,却因为那声音太过熟悉。
你不是带着那孩子一起走了吗?!

青子倚靠着铁门,与“噩梦”片刻的对视。
就那样的,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鞋跟塌在地上的声音让白衣服的怪盗跟着心脏猛跳,她每靠近一步,怪盗的呼吸就要慢下一拍。

“那不是止痛的药物,而是低纯度的复合剂。夺取性命,盗走宝物,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儿子,却天真地以为毒品可以减轻他的痛苦。”
掷地有声的控诉,出自年轻女孩的口中。
“这是为父所为吗?!”
“噩梦”的枪口对准了青子的头。

“爸爸!!”是建太的声音。
“噩梦”惊了神,脚下一滑,背后锈了不知多久的栏杆当然撑不住他的体重。怪盗在他掉下去的瞬间拉住了他,不料白手套和对方紧抓的手一起脱落下去。

男人重重地下坠,在铁架下目睹一切的女孩子立即奔向了那人落下的地方。
当“噩梦”的身体砸在女孩身上时,怪盗没来得及呼唤。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她作了对方的肉垫,才想到跳下来查看她的好歹。
两个人似乎都失去了意识。

他狠狠地咬牙,看着青子右额溢出的红色液体,偏偏在抱起她的时候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傻瓜!怪盗在心里怒骂,这姑娘家绝对傻到没边。

寺井爷爷的车来得及时。老人家被怪盗染血的白衣服吓了一大跳,下一个瞬间看清了怪盗怀里的人,除了惊吓还有疑惑。
怪盗没给他这个时间,命令他立即去医院,诊所或者急救站,哪里都好,要尽快抢救这个笨丫头。末尾还加上了一句“爷爷,求你了!”
怪盗委托他办过无数事,可从来没这样求过他。

轻微的修复手术不会花很长时间。青子很快被推了出来安置在一间小观察室,怪盗早已变为本尊的少年,罕见的焦虑布满了英俊的脸。
两人一起听完初诊意见,老人家松了口气,女孩子活了下来。
怪盗的目光暗了下去,女孩子还在昏迷。

医生疑问道这女孩是怎么摔的,怪盗囫囵地蒙混了过去,只问何时可以看护她。

这是第一天的夜晚。
她的头上依旧包着层层白纱,右眼也被包在下面,看着吓人。怪盗伸手过去摸了摸青子平静的脸,不禁叹气。
“该说你什么好……”
平稳的呼吸掠过指尖。
“该骂你笨,还是该说你伟大?”
如果不是那个可恶的家伙,你也不会至于此般模样。
可如果不是你,那个叫建太的孩子现在恐怕已经是孤儿了。

“逞能也该有个度啊。”
警察之女察觉到了小孩吃的奇怪药物,凭直觉找到了“噩梦”和怪盗交易的地点,却不顾安危大刺刺地揭穿了一个怪盗都不曾意识到的真相。

” 我在哪里?”
虚弱的声音飘进怪盗的耳朵,女孩子醒了,立刻凑上前去查看她的状况。
“江古田医院的急诊观察室,大夫说您没有生命危险,请不要动。后续情况需要等您醒过来再观察,万幸,您醒来的时间比我想象的早好几个小时。”怪盗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意识到自己在用哪个身份说话时已经无法更换了。
“已经通知您的家人一早前来,我只能陪您到明天早上。”
“是你送我来的?”
……
“是在下。”
“该说声谢谢呢。”青子努力扯出一点笑容,惹得怪盗一阵心悸。

“您当时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一点点运气和想象力。”青子回答。
“我分明看到您和那孩子一起走了?”
怪盗将信将疑,青子叹了口气。
“是那孩子有话要说,如果不早点揭穿事实,还不知道那个人会做出什么事。”
“您指什么?”
“我带建太离开美术馆后,曾经接到一通电话,孤儿院的人帮助建太找到了可以治好他的颅内病的医疗组,所以……必须让他及时停止……唔!”女孩子的肩膀受了内伤,无法起身。头微微动了动,痛的要命。
“及时停止这种慢性的毒杀行为。”
怪盗接了她的话,轻轻用手摩挲她的头发令她放松。
“噩梦走投无路,迫不得已才让那孩子吃复合剂来麻痹神经,同时自己进行不为人知的犯罪,觉得自己只要想办法为儿子做手术,儿子就可以早日摆脱痛苦,殊不知毒品已经开始侵害那孩子的身体了。”
青子动了动手,表示怪盗说的正确。
“原来如此。”

“抱歉,我想要喝一点水,可以请你帮忙吗?”
青子的唇干巴巴的,怪盗看着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可以把灯打开哦,不用担心我会看到你的脸”
摩挲她的手猛地定在半空,大拇指尖靠着她毫无神色的左眼。
“这双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呢,基德。”
这下怪盗可听清楚了。

评论(1)
热度(11)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