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王冠(14)

※纳尼亚传奇paro

※主普洪,副独伊,亲子分,米英,可能有其他CP,露子再次恶人役,最后会挂掉!注意!

※文笔很烂,OOC有,保证HE,尽量不虐!有可能是坑。

※以上OK嘛?

※以下开始



BGM:Battle at Alsan‘s How



第一队步兵很快覆灭在牛头怪的铁锤之下,枪兵队也被冲散了,紧跟上来的部队一时过于胶着,基尔伯特在里面难以脱身,连扫一眼伊万的功夫都没有。

亚瑟·柯克兰此时在另一侧与一大群夜叉和腐尸怪物缠斗在一起,魔法一开始十分奏效,后来却随着体力和意志的消耗开始出现颓势,能够回忆起来的咒语从脑海中一点一点慢慢消失,他只能不断大声咏唱,让声音震荡起来。

站在山顶上的阿尔弗雷德极少见亚瑟这幅激动的模样。他非常清楚,作为能够上战场的巫师,亚瑟此时就像一只在沙漠中寻找水源的野兽,数千字节组成的咒语需要依靠强大的记忆和意志不断背诵咏唱,需要高度集中的精神状态,然而任何人都不会永远保持精神集中,一旦到达疲劳点,咏唱就会出错,只能使用代价更大的魔法来保持安全。

时间越久,亚瑟使用法术的阶层越高,消耗也就越大,很快就会透支到连剑都拿不稳。这种打法让阿尔弗雷德也开始默默焦躁,亚瑟此前从未被逼到如此地步。

迅速确认一遍环在亚瑟周围的东西,阿尔弗雷德一个箭步冲向专心观战的路德维希,从他怀里抢出那枚精美的龙蛋,继续向山下跑去。

路德维希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阿尔弗雷德来不及回答他,现在要做的是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将龙蛋放在手上,轻轻念动咒语将它发射了出去。如预期的那样,龙蛋化身为火鸟,直直冲向已经快要失去咏唱能力的男巫。

一道火墙瞬间在两军之间腾起,将恶鬼们与纳尼亚的军队隔开,获得一丝喘息空间。亚瑟第一个回头看向山坡上的阿尔弗雷德,绿眼睛里映出一句他似乎从没说过,阿尔弗雷德似乎从没听过的话。

“做得好!”他说。

 

火墙烧灼的时间十分短暂,只够勉强整顿一下队形,基尔伯特这才得空观察战况。

人数差距终究还是过大,他所带领的部队有一部分已经无法继续坚持,另外一大半也全部投入了胶着战,他们已经几乎全军上阵,而白巫师的战车之后依旧有不知其数的妖魔鬼怪在待命。

就在他思索如何打破僵局,那个站在伊万身边的黑发青年举起一只手,在半空中挥了挥,最后指向他们,基尔伯特顿时感到全身颤栗,土地开始晃动,幅度越来越大,从火墙熄灭的地方裂开一道缝隙,脚下顿时失去重心。

黑发人所指的位置在几秒内变成一块块陨坑一样的塌陷,纳尼亚的军队纷纷倾覆其中,白巫师一边很快跟上来,伊万的战车已经从他所在的位置向这边驶过来了。

“撤退!把他们带到石堆那里去!”

基尔伯特大声下令。紧跟着他的半鹿卫兵拿起号角,放出嘹亮的号令,他勒紧缰绳,猛夹一下马肚,向山坡奔去。山顶上收到信号的路德维希将自己的剑抽出鞘,到了兄弟并肩作战的时候了。

 

“弓箭手做好准备!”

路德维希的剑一放下,数万支箭从山顶射向天空,像下雨一样散落,紧跟在纳尼亚部队之后的灰矮人和熊怪群被全数击穿在地,妖魔一下子失去进势,只能被藏匿在乱石后的速攻部队截住当即刺杀,阿尔弗雷德就在其中。

 

亚瑟已经无法咏唱出一段比较完整的咒语了,想骂人都也没有力气。阿尔弗雷德冲下来,用饱满有力的法术将他护在身后,这并不让他觉得安心,却足够欣慰。阿尔弗雷德并不像他口中的那样单纯,就像此时的枪林弹雨在他行来毫不费力,颗颗弹无虚发。

巫师看着他的明星,轻快得像只百灵鸟,在他身边环绕。他不需要做出什么指点,那颗星已经足够明亮到驱散掉所有接近他的阴影。或许他早该给予他更多信任,对他毫无保留的。

他将附着护卫结界的斗篷脱下来扔给阿尔弗雷德,咬着牙从唇缝里挤出一声谢谢,不等对方吃惊。双手已经缓缓写出一个盘面巨大的阵势,夺目的光芒从四面八方涌现,纷纷汇聚到亚瑟手中的重剑上,。阿尔弗雷德没有见过这种阵势,但百分之一百肯定,亚瑟准备孤注一掷。

 

将背后交给对方的还有贝什米特兄弟,只是他们没法像亚瑟和阿尔弗雷德那样站在一起。彼时基尔伯特的战马被娜塔莉亚的砍斧斩断了后腿,自己摔到了石堆里,还没等爬起来,差点被那把斧子斩首。女将军攻击凶狠猛烈,每一次白刃从眼前一晃而过都能让基尔伯特心惊胆战,短兵相接他不是娜塔莉亚的对手!

几个回合下来基尔伯特就被对方逼得连连退步,身体蹭出好几道伤口,把红色衬衣染出好几块黑。痛感令他清醒的同时抽走了一部分力气,娜塔莉亚却越打越快,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了。基尔伯特向她的面门虚晃一剑,趁对方防守的空隙拔起步子向外跑去。

女将军立即跟了上去,在后背被新一轮的箭雨打穿时,才后知后觉基尔伯特并非仓逃。这是贝什米特兄弟有预谋的策略,基尔伯特在前方带领进攻,引诱敌人进入路德维希的地盘,为第二轮群攻做好准备,那一轮致命的箭雨就来自至尊国王。

基尔伯特继续向前艰难的跑着,没有发现娜塔莉亚此时已经无法再跟上他,也没能看见对方用最后一丝力气把砍斧狠狠甩向他的头。在鬼使神差的回头的那一刻,迎面而来的白刃在眼前晃着刺眼的日光,他下意识闭上眼抬起手保护头部,小臂顿时裂开一道新鲜的血口,断臂般的剧痛钻进每一条神经,周身都跟着一起嚎叫出来。


要是伊丽莎白在这就好了。路德维希焦急地想,一边是身负重伤的兄长,一边是步步紧逼的敌人。此时没有人比他更纠结,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可保护彼此是身为手足的原则。现在只有他能做出扭转局面的决断,何况需要保护的不止是基尔伯特。想到这里至尊国王抽出他的银色长剑,向下挥动一次,示意轻步兵跟着他下山。基尔伯特眼看着他们离开山岗,加入到拉锯战的混乱中来。没有时间讶异和解释,他们只能继续投入到无比被动的战况中去。

伊万·布拉金斯基正不紧不慢地向他们走来,行走过的大地龟裂又合上,不分敌我的生命被活埋在土层中,前方的妖怪攻势却似乎不减半分,他把手中的铁魔法杖举过头,顶部的魔石亮起蓝盈盈的寒光,就像手持闪电的恶魔汹汹来袭,对准进攻的彼端是另一对兄弟。

筋疲力尽的亚瑟站在他最爱的弟子面前,就像一尊高大的雕像。事实上他已经是了,白巫师的魔法前所未有的凶狠,可他几乎无法动弹,能为阿尔弗雷德做的只有对调攻守,为他设下保护屏障,让这颗新星去闪耀他的光芒。当魔法袭来的那一刻,他就像所有的哥哥那样,将弟弟紧紧拥在怀里,任凭知觉从渐渐石化的身体中消失。

 

颓势以递增的速度加大,无数敌人在争先恐后的进攻,无数战友在前赴后继的牺牲。他们视死如归地冲向对方,猛兽怪物嘶吼着,鸣叫着,半人马仰起前蹄疯狂奔去,在没有挥起武器的时候就被变成了尸体和石头。黑发青年操纵的恐怖地震不断吞噬纳尼亚的喘息余地,白巫师距离他们只有不到十米 的路,脖上的围巾迎风打着旋,仿若死神索命的镰刀。

“路德维希!他们人太多了!你回去石桌,找到伊莎和费里西!带他们回家!”基尔伯特大声呼喊。

托里斯跑过来,一把拉住路德维希,拼命拉扯着他向撤退的方向移动,差点将他拖倒在地。

“你听到他的命令了!快走吧!”

路德维希却将他狠狠甩开。

“哥哥他还不是国王!”

 

白巫师的目标是纳尼亚的长唳之鹰,在将一只斑羚变成碎片后,依旧紧紧盯着狼狈的基尔伯特,不紧不慢地径直向这边走来。路德维希迅速跳上一块大石头,用尽力气向伊万的头部劈砍,对方侧身闪过,紫色的眼睛诧异地看着他,就像看到一只突然从雪地冒出来的幼貂。这一秒的犹豫让路德维希得以借势出击,逼促伊万下意识用铁杖迎击。

最初见识过那柄魔杖的力量,路德维希的心里总是都十分恐惧,被它的尖刃刺穿皮肉,变成一尊石像会是多么可怕的感觉。而这可恨可憎的魔法在他的剑刃落下后骤然爆破,巨大的轰鸣盖过一切厮杀的声音,响彻整片战场。紧跟着是刺眼的白色光芒,所有人都在瞬间被睁不开眼睛。基尔伯特用手挡住眼帘,努力想看清路德维希和伊万究竟发生了什么。

 

白光闪过之后,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目睹。铁魔法杖上的冰状魔石散落成无数块灰白的碎片,再没有什么诡异的魔法流动。铁柄的一端被齐齐砍断,另一端的锋刃贯入了至尊国王的胸膛,仅差几厘就能从背部突刺出来。

痛觉在瞬间攫取全身的神经,令路德维希大叫,温暖的液体正从胸口向外喷涌。

不远处有一双眼睛震惊无比,晕眩翻江倒海而来,瞬间让基尔伯特全身的血液骤冷,随后是极其剧烈的灼痛,足以烧穿他的心脏。

一剑戳死身下求饶的灰矮人,基尔伯特用最快的速度向这边奔过来,嘴张得很大,发疯一样嘶嚎着什么。

路德维希听不到任何一丁点声音,混沌的视线里只有哥哥的口型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的名字。

评论(2)
热度(9)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