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快斗/快青/K青/all青
名侦探柯南/新兰/柯兰
APH/普洪/普洪奥/微all洪/微all湾/女孩子赛高!
魔禁/超炮/通行禁止
Fate/金剑双王
zootopia/狐兔
Jelsa/歌剧魅影PC/
大圣归来/全员
纪念碑谷/图腾x艾达

【普洪】脑洞集4

※段子和脑洞齐飞,基本没有关联



“所有人都住手,给这个人让路,让他走吧。他没有伤害任何人”

年轻的皇后站在劫车人身后,眼看着白发被鲜血映得斑斑驳驳,淡声开口。

“海德薇莉已经嫁给了埃德尔斯坦。匈牙利是奥地利的妻子。”

那人转过身来,眼底红成一片,似乎要从里面流出血来。

“即使有相同的名字,即使有相似的眼睛,可我不是她。我是巴伐利亚的伊丽莎白·维特尔斯巴赫,奥地利帝国皇后,匈牙利女王。”

皇后看着他,身形纤细又单薄,唇角抿得紧紧的,祖母绿色的眼里全是怜悯和苦楚,一如某个女人出嫁前留给他的最后一幕。

“你走吧,越远越好,再也别回来。”

————————————————————

有哪些剧情全程无尿点的爱情题材爽片?———建议题主去参加贝什米特家的派对,你可以体验到被一群基佬挤着围观主人夫妇相爱相杀的惊险和刺激感,还是4D的,呵、呵……柯克兰重重地敲击着键盘。 

————————————————————

他们开始交往这件事是基尔伯特给嚷嚷出去的,第一个知道的当然是恶友组。

“儿子们!爹给你们找一妈,来看看是不是特美!”银发红瞳的白痴笑成一只哈士奇。安东尼奥对准门面掷过去一颗番茄,“真棒我孙子学会找对象了!”弗朗西斯抢过哈士奇的手机,看着照片咂摸嘴,“孙媳妇可真好看啊——”

————————————————————

基尔伯特是个绝对的直男,不过他从来都不介意伊丽莎白把女儿打扮地花枝招展,如果尤妮娅不能像她妈妈一样美丽漂亮,将来怎么嫁一个像他一样帅的男人? 

————————————————————

尤妮娅两岁左右用蜡笔画出了人生第一副大作——一家三口的生活像,尽管幼稚的笔触根本看不出人形。
基尔伯特把画颠来倒去看了半天,指着其中一个尖嘴猴腮问女儿,“这是我?”尤妮娅点点头。“什么啊,一点也不帅,看本大爷的!”说罢拿起蜡笔直接往上涂。

伊丽莎白下班刚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女儿抱着面目全非的画,泪眼汪汪地朝她跑过来,一把抱住她的腿大哭不止。
后来听说贝什米特先生被揍得和他女儿的画一模一样。

————————————————————

人人都喜欢贝什米特家的小女儿,标致又漂亮,见者必夸。伊丽莎白心里别提多美了,笑着问她:“亲爱的,你为什么这么可爱啊?”

尤妮娅小脸一绷,肉嘟嘟的小手抓抓领子:“我的可爱,与生俱来!”

这是随了谁呢?

————————————————————

 他吻上她的唇,手不安分地伸进衣领,在触碰到意料中的柔软时还是停滞了一下,轻轻结束这个吻;“男人婆你这里感觉和当初还是一样啊,这些年 怎么也没见长。”——喜闻乐见,某人惨死锅下。 

————————————————————

爆炸发生地点在一所学校附近,警方迅速反应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贝什米特警长十分紧张,红眼睛像捕猎一样来回巡视着现场的狼藉,警员们看到头儿这么不安,心想这次可能是个重案。然而接下来的场面令他下巴脱臼;

两个女声由远至近,一个喊他的名字,另一个叫他爸爸,而他居然跑过去抱住妻女哭了!!哭了!!

————————————————————

刚刚进入青年时期的时候,他们问:“我们多少岁了?”得出了各种各样的结论,甚至为此吵过无聊的架。很多年以后他们互相问:“你爱我多少年了?”却怎么也想不出一个答案。

————————————————————

发烧了,全身连骨头都在痛,伊丽莎白一点气力也没有,只能睁着迷糊的眼睛看着基尔伯特在身边转来转去。
“怎么了?本大爷脸上有东西吗?”被她盯地有点发毛。
床上的小病号缓缓抬起双手,原本爽朗的声音变得闷闷的。
“.......抱。”
“哈?”

大脑陷入空白,双手不听指令,已经自动抱上了小病号,脸上也开始随着发烫了........
“晚安。”

————————————————————

雨季无常,上午的阳光热闷得很,下午就开始乌云压境,紧跟着瓢泼大雨下到现在,伊丽莎白一身短打扮,四肢暴露在空气里,冻得直打战,正愁该怎么回家,一个眼熟的身影正在办公楼下向她招手,等她走过来径直把手里的衣服往她头上一套,是和他同款的红色帽衫呢。 

————————————————————

婚后基尔伯特每次出去喝醉回来,都会缠着伊丽莎白问她爱不爱他,伊丽莎白被他弄烦了,干脆嫌弃一句“不爱!”。然后这个一米七八的大小伙子像个小孩一样,抱着小鸟抱枕哭得梨花带雨。伊丽莎白叹口气,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吻吻头顶什么的,他立马就能扑到人家怀里撒起娇来。 

————————————————————

因为一些小事又吵架了,气得伊丽莎白连拿锅的力气都没有,索性指着基尔伯特的鼻子骂道:你给我滚!再也别回来!——基尔伯特也正在气头上,摔门就出去了。
这句话相当于一种魔咒,就是读条时间略长。几个小时后伊丽莎白会奔出去找人,基尔伯特会拎着一听啤酒,蹲在路灯旁边纠结得像个姑娘,伊丽莎白先道歉,然后把这个哭唧唧的鸟类生物抱回家。

————————————————————

一大束花!伊丽莎白愣了几秒钟,又跟快递小哥核对了一遍信息,确认是送给她的没错。
抱着这么一大把鲜艳的礼物从办公区招摇过市,不免被同事们侧目吹口哨,就连上司也是一脸奸笑。
把花修建整理好后摆在可爱的小边桌上,伊丽莎白这才从包装纸里找出被遗忘的小卡片,上面没有致敬也没有落款,只有一行硬朗清晰的匈语字迹:
“给本大爷最漂亮的茜茜。”
用膝盖想也知道是哪个笨蛋送来的啦(≧∇≦)

————————————————————

如果他还是普鲁士,我们恐怕只能保持距离,不相为谋,还有可能成为敌人。如果他就像现在这样,一直做一个普通人,身为匈牙利,我依旧不能要他的承诺。
基尔伯特听完当场叫屈———这就是你不肯给本大爷名分的理由吗嘤嘤嘤嘤QAQ

————————————————————

———为什么拒绝本大爷求婚啊?!
———你有听说过哪个国家和普通人结婚的吗?
———粗眉毛不是还和他家老女王结过婚!
———那是他的王,你是匈牙利的什么?

命途交错的旧友,虎视眈眈的地盘,疯狂厮杀的敌人,貌合神离的盟友。
永远也不能结合的爱人。 

————————————————————

尤妮娅人生中的第一台相机,是叔父路德维希送给她的六岁生日礼物。小姑娘高兴地不得了,激动地跳上跳下。
那么,重要第一张大作,拍什么主题呢?尤妮娅歪着头看向爸爸。
基尔伯特顿时作恍然大悟状,一把搂过伊丽莎白抱在腿上猛亲一口,翘起大拇指向女儿示意。

咔嚓—— 

————————————————————

绵长的吻痴缠不断,迫不及待地褪去身下人的军服,触及到厚厚的裹胸时彻底失了耐心;
操!——基尔伯特抬起头骂道——伊丽莎白你丫能不能别这破布!
怎么了?
太TM难撕了!
…… 

————————————————————

“没有办法把你留下来么?”他笑着摇了摇头,仰起颈靠在她肩上,凝视着已经半个多世纪不见的柏林的天空。“早就没有让我选择的余地了。”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本旧本子,放在她手边。
“这是我没有被烧毁的几本旧日志之一,先放在你这里吧,很快你就会用得着了。”
“抱歉,再也没有机会和你继续决胜负了。”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认识你这一千多年,我真的非常开心.......”

————————————————————

“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

“我告诉你,他曾经怎样活着。” 

评论(1)
热度(32)

© 四孬 | Powered by LOFTER